000110那是我的第一次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0110那是我的第一次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0549
    管理员

    那是我的第一次

      我们的开始是去上一个知名数学老师开的补习班。这个补习班是在学校附近开的,一般情况只是招收学校附近的学生,不提供住宿,在她的请求下,老师去协调宿管部,给她一个人开放了学校女宿舍楼一楼的一个备用宿舍。我们高中假期时间校门是开放的,有很多人在操场散步在图书馆上自习,宿舍楼呢,假期都有阿姨值班,除了她这样的特批,其他人是进不去的。

      她白天在补习班上课,晚上回来就在操场一边散步,一边找我聊天。我问她,在学校怎么样,她回答整个宿舍楼晚上都是自己的。我问她,有没有害怕,要是害怕就找我聊天,给我打电话。她委屈地说,人又没在这。我满含醋意调侃,你有那么多学校附近的朋友呢,她回答他们来了我更害怕。我接着试探,那我要是去呢,她说欢迎欢迎。这本来只是几句玩笑话,我也没当真。

      所以顺着话题继续说,要是我去了住哪里呀,男生宿舍又进不去。她说,要不你试试住到女生宿舍。我差点惊的眼睛掉出来,我告诉自己,这只是玩笑而已,于是跟她策划起怎么偷渡进入女生之家。我说翻窗户,她看了下,窗户有护网;我说走大门,她说门口阿姨在值班。我说,等晚上阿姨睡着,溜进去,她说可以试一下。最后我哈哈大笑,便抛在了脑后,开始说下其他话题。

      第二天傍晚,我记得非常清楚,我正在看电视,播的是陆小凤传奇,突然QQ传来消息,“我想跟你打篮球”,看到这个消息,我不禁回想起了昨天的对话,脑子已经不再朝着理性的方向发展了,我想立马去找她,哪怕在网吧通宵一晚。

      我已经打定了网吧通宵的主意,但还是逗她,我要露宿街头呀,随后她说,可以住她宿舍里啦。她晚上去看门口值班阿姨的情况,阿姨十一点会偷偷把门锁上,然后把钥匙藏在小门门缝里,最后偷偷离开岗位。这就给了我进去的机会。最后他命令我立马出现。

      没想到,昨天的几句玩笑话,今天却要成真,我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赶紧编了个理由,做公交车去学校了。

      路上的这一个小时,几乎是我人生中最兴奋,又最难熬的一段时间。有人说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是去约会的路上,大抵如此。

      到了学校以后,她早早地在公交站等我,还给我买了手抓饼,一起走在路上,胜似情侣。随后我们在球场打篮球,在操场走圈到十点半,我内心期待的时间终于要到了。她十点半先回到宿舍,因为不回去阿姨是会打电话找人的,然后我在外面候着,等待阿姨的离开。大概十一点十分,我都快等睡着了,她在窗户那里手舞足蹈,做出喊叫的样子,我的睡意瞬间消失。很快,阿姨出了宿舍大门,轻轻的上锁,又偷偷把钥匙放在了门缝里。她在确认阿姨走远后,溜到门口顺利拿到钥匙打开了门,招呼我过去,我双腿甚至在抖,确认周边无人,顺着墙根,一加速溜了进去。

      在她的指引下,我们进了她的宿舍,宿舍八人间,味道有些特别,只有两个下铺有东西,相信其中一个便是为我铺好的吧。她说,你可不要对我有非分之想哦,顺势还做了个抱胸的动作,在我眼里,这就像挑逗一样,只是我虽然小鹿乱撞,但还是很有理性,能到这一步,已经是我莫大的荣幸了。我感谢她对我的信任。因为时间很晚了,也没再有其他互动,她就要关灯睡觉了。我躺在和她隔了一个过道的床上,关灯后,退掉了裤子,脱掉了上衣,换上了球服大裤衩子。在月光下,些许看到她大热天还盖了毯子,也没有听到她脱衣服的声音。我嘴角带着收不回笑意。

      不知过了多久,我毫无睡意,而且相信她也没睡着,就问她,睡了没,她笑着,嗲嗲的说睡不着。她问我,你在想什么,我没过脑子说出一句 我想非礼你。她说,你才不敢呢。我敢,你不敢,我敢,你不敢。她的固执,激起了我内心的不屑,我猛地起身,跑到她床上,躺在了她的床边,在她耳边说,你看我敢不敢。

      那个时候,实际我还保持着理性,我知道,我们没有到情侣的地步,她也有太多让我不开心的地方,所以我只是想吓吓她,让她看看我的正人君子。没想到,她探起头,凑到我耳边,以非常慢的语气说“你-不-敢”,呵都这样了,还敢玩火,我立马起身掀起毯子,钻了进去。两个人隔着彼此的衣服躺在了一起,我能感觉到我的理智快到尽头了。她一动不动,嘿嘿直笑,我激动的近乎颤抖,但心中举棋不定,她这么信任我,我怎么能,,,,但是她又不把我当男人,我也不能咽下这口气,所以我决定再挑逗她,我明目张胆地把手伸到她的身旁,然后慢慢摸上肚子。透过上衣和裤子的缝隙,摸到她腹部的真实触感。此刻,她依然没有阻止我,我也没有继续侵犯,在肚子上摸了很久很久,我选择在肚子上摸来摸去,实际是想满足自己的欲望,又让自己显得很绅士,希望让她觉得我只是被她刺激的,而不是十恶不赦的坏蛋。

      但是,到了这个地步,她越是表现出对我的信任,我越是想一点点摸进她的底线。当她放松了警惕,把手也放到我的肚子上的时候,我不经意的,用手勒了勒她的裤腰带,内裤的带子真的紧,当我第二次把内裤带子拉起来的时候,她本能反应般握住了我的手,让我无法挣扎。终于是试到了她的底线了。我们俩就以一种奇怪的姿势依偎着,她平躺着,左手摸着我的肚子,我向右侧躺,她的右手紧握我的左手,放在她的内裤上。这还是我第一次碰到她的手吧。

      躺了一会儿,我压在身下的右胳膊麻痹了,于是想抽出左手翻个身,在她意识到我没有下一步动作后,放开了我的手,我翻身大字型平躺。慢慢回忆着刚才的滋味。在摸索中摸到了她的手,把她的手放在了我的肚子上,她还把手上下摆动,我灵机一动,把她挑逗我的词搬了出来,我说“我猜你不敢”,我想看看她会不会把手伸进我的裤衩里呢。没想到她直接一个翻身,爬到了我身上。我被突如其来的重量压了个结实,小弟弟被突然收紧的内裤拽的生疼,我不受控制地发出一声呻吟,赶紧解释你快把我小弟弟坐废了,她随即撅起屁股,我顺势把自己的大裤衩子脱了,身上只剩一件内裤。

      她再缓缓地坐下来,这次坐的位置更靠上,一点也碰不到小弟弟,然后双手撑床,在上边看着我,我看不到她的脸,只能感受硕大的胸。突然想要感受一下胸的触感,又不好意思下手,于是双手给她一个拥抱,她意会到我的意思,收起双手,整个趴在了我的身上。两个乳房贴在我的胸膛,质感有点像气球,饱满又柔软。她的脸埋在我的脖子旁,两个人的呼吸,清晰可闻。

      这个时候的我,心里已经不存在理智了,我分不清她是欲擒故纵还是试探,也再没了心思去想这些有的没的,想隔着衣服,将她的胸罩解下来,但笨手笨脚没能成功,只能转向下边。我试探性的将手从背部伸到她内裤边缘,她小声嘀咕了一声不要,却没有丝毫动作,我继续向里伸去,到了屁股沟,她又说了声不要,我继续深入,掠过菊花,把胳膊伸直,也没有碰到任何东西。我想继续向下摸,于是猛地向下一窜,给胳膊腾出了继续向下的空间。我继续向里深入,突然摸到一个湿湿的小凹坑, 她立即啊的叫了一声,然后她把我的手抽了出来,放在她的屁股上。我委屈地说,我都没摸到,她说摸到了。

      我放在屁股上的手怎么能安分,试探性的一点点把她的外裤脱了下来,她还是喊着不要,却没有阻止我的意思。把她的外裤退到膝盖以后,我隔着内裤,偷偷摸向她的下体,触碰到的时候,感觉到内裤已经黏黏的,她还是本能的用手阻止了我,我索性把她的手引导到了我膨胀的小弟弟上,她似乎不情愿的抓在我小弟弟的根部。第一次被人摸小弟弟,兴奋的我觉得龟头几乎要涨破。

      箭在弦上,我弓起屁股,去用小弟弟蹭她的阴户,隔着她的内裤,感受她的肉感,她嘴里的不要喊的越来越快,我却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当她开始紧握我的小弟弟的时候,我从她内裤边缘抠出一道缝隙,迅速的握住她的手,把小弟弟通过缝隙伸到了内裤里。那种爽妙的感觉,简直无法形容,两片柔软的东西夹击着小弟弟,黏黏的液体充斥着每一个神经。我爽到了极点,在我上下轻微颤动的时候,她嘴里的不要声已经被呻吟覆盖。我知道此刻还没有得到她,但我已经得到足够大的满足感,自始至终,小弟弟似乎一直在兴奋地忍着喷薄而出的精液。摩擦了也就一两分钟,我就爽到忍不住,精门一松,将一股股液体留在了她的内裤里。别人的第一次都那么长,我的第一次实在是有些丢人。。。。。时间短,还没见红。

      当我从高潮中缓过来后,发现她竟然在抽泣,一瞬间我心乱如麻,我猜想过无数恩爱后的场景,没想到第一次遇到的却是这结局。一瞬间她带给我的委屈,对她交际花身份的醋意,对女神的背叛,全部涌上心头。我猜测不出她为何哭泣,是对我如此信任,我却趁人之危的生气?还是这么诱惑我,我还保留最后矜持的失望?天旋地转,耐人寻味,分不清内心是否在后悔。不知该说对不起还是下次继续。

      突然想起,在她的内裤里,还兜着我数亿子孙,我担心溜进不该去的地方,见她还是自顾自的哭泣,相顾无言,只能帮她把内裤退下,又用我的裤衩帮她擦拭干净。亲手碰到了那梦寐以求的温柔地,却只能小心翼翼,不带任何情欲。

      我脑子里飞快的掠过她身边的那些男生,绞尽脑汁把我和他们进行排序,我应该是她最喜欢的吧?,她有没有和其他男生来过这样的行为?她和别人在操场散步的时候有没有做其他非分之事?越想越不自信,我深知自身条件一般,又没有过多的花言巧语,在和她的相处中,更多是一种被动的境遇。但是我可以肯定,那一刻,我希望,她是爱我的。我摸着她哭花的脸颊,深情的吻下去,用嘴唇拭去因我而生的泪痕。我觉得应该说句承诺,可是我就是说不出我爱你。

      最后她背对着我,慢慢停止了哭泣,我在她的背后抱着她,进入了梦想。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她穿着我的大裤衩,上边还有斑驳痕迹。。。我不得不在阿姨到岗之前溜出宿舍。等待她六点半出来,一起吃早饭,她对我的态度像变了个人一样。接受我的所有殷勤,却安静的像个木偶,一句话也不多说。第二天她下班以后,我给她发消息说我在等你,而她却说不想见我。我悻悻而归。可能两个人的朋友关系也走到尽头了,但是第三天她又主动找我聊天,还是像往常一样的话题,仿佛那一夜不曾发生,而我们也默契地不对这件事说只言片语。

      再见到她,已经是高二开学了,她依旧和很多男生走的很近,甚至在我面前给其他同学献殷勤。她对我呢,就像是分裂的两个人,一段时间对我出奇的好,又会有一段时间爱答不理,两种状态在莫名其妙间循环,无法琢磨。

      我朋友说我是渣男,这么好一个女孩,她肯定是喜欢我的,她就是在等我一个表白,一个承诺。他不明白,她也不明白,我内心有着我自己的苦衷和坚持。

      时间慢慢流逝,我始终没有与她更进一步,在高三期间一次很严重的令她伤心的事件后,慢慢形同路人。高考过后,在不同的城市,更无交集。

      有她陪伴的时候,不觉得她是多唯一,但后来失去了她的关注的时候,心中的遗憾和失落,还是难以掩饰。当然现在想想,遗憾的还包括没有一睹她的下体,没有更进一步,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已把自己贡献给了别的男生吧,每当想到这里,心中意难平。

      大学期间看了动漫《未闻花名》,她在我心中,就是面码的原型,面码对每个男生都特别好,每个男生都喜欢他。可是我生性自私,我渴望被爱,而且是独一份的偏爱。最后一集,在信里,面码对仁太说,“我最喜欢仁太了,是想成为仁太新娘的那种喜欢。”我哭出了声。我何尝不是在等,等一句“我真正喜欢的,是你啊”

      【完】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dubivo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