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055女同学炮友小XX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055女同学炮友小XX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0477
    管理员

    女同学炮友小XX

     下午跑到中华商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逛到快4点才回家。

      在房里打电脑时,我妈叫我去帮她买一点太白粉。

      我一出门就在巷口弯角处差点撞到人,当我正要说对不起时,我傻住了。

      因为小苹正用一种很惊喜的眼神看着我?

      我心想:“怎么会这么凑巧呢?”小苹说:“你今天在家?”

      我说:“我要去买东西,有什么事情晚上再说。”

      小苹点点头的回家去,不过我看得出她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今晚出乎我意料之外,小苹没有提早来,她和平常一样七点才到。

      今晚的小苹似乎有一点要引诱我的感觉,她穿着一件有一点低胸的粉红色休闲服,外面套着一件外套和短牛仔裙。

      不过一进门她就把外套脱掉,马上扑倒在我身上对我又吻又抱。

      而我也不客气的把手伸入内衣里揉搓她的乳房。

      过了一会我才勉强的让她坐在椅子上。

      我说:“你现在开始打电脑吧!”

      小苹摇摇头。我问:“为什么?”

      小苹说:“人家想要那个……”

      我不敢相信的问:“你想那个?为什么?”

      小苹红着脸颊轻声的说:“人家喜欢那种感觉嘛!”

      我说:“好吧!要跟那一天一样吗?”

      小苹点点头。

      我拉下裤子坐在床沿,小苹自动的过来吸吮起阴茎。

      只是我没想到这不过是第二次,小苹却已经吸吮的很自然。

      我一下子就射精了,当然我也教她连手也一起用。

      我不想拖太长的时间。

      小苹一样的把我吸的乾乾净净后才停止。

      我叫她去坐在电脑前面开始打电脑,小苹怀疑的看着我?但也听话的坐好板凳。

      (我自己钉的有一点类似钢琴椅,这是我依照电脑桌的高度设计的)

      开始打起电脑而我站在她背后,一手从领口伸进内衣里搓揉她的两个乳房。

      一手从裙子底进入钻进内裤里按摩她的阴唇和阴核。

      耶?怎么有一条绳子?

      我问小苹:“这是什么?”

      同时拉拉绳子。小苹说:“是卫生棉球啦!”

      哦!原来是生理期的卫生棉球。

      不管它直接攻击阴核,就这样大概几分钟的时间小苹就高潮了。

      小苹高潮时双手离开键盘将我在她阴部的那只手紧紧抱住。

      头则上仰向我索吻,而我也给了她又深又热的吻。

      激情过后,小苹也不想再打电脑了乾脆就坐在我的旁边跟我聊天。

      我问说:“ㄟ,你觉得精液的味道怎么样?”

      小苹说:“有一点腥黏黏滑滑的,有一点恶心的感觉!”

      我说:“那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愿意吞下去?”

      小苹说:“因为是大哥的,小苹愿意!”

      我听了觉得好感动,我说明天还有后天我都休假。

      小苹说:“真的喔?”

      她的表情好像在思索着什么事情的样子。

      我说:“我打算去基隆钓鱼。”

      小苹说:“你明天去,后天不要去好不好?”

      我问说:“为什么?”

      小苹说:“后天礼拜天,我爸妈要带妹妹们去参加我爸爸他们单位主办的健行活动。

      我昨天就告诉他们我想在家温习功课不要去,他们也同意了。“

      我看着小苹说:“难道你想要做什么坏事?”

      小苹害羞的推我一下说:“人家想要跟你在一起嘛!”

      我笑着说:“好吧!就听你的。”

      然后用手撑起她的下巴吻了一下,没想到小苹自动的伸出舌头,使得本来是浅吻却变成热吻。

      吻过后小苹说:“可是你的家人会不会说什么话?”

      我说:“这个礼拜天他们要和他们登山会去石碇,很晚才会回来。”

      看一下时间噢!快九点了。我说:“你差不多该回去了。”

      小苹穿上外套后,却拉开衣服的领口说:“我这件内衣你喜不喜欢?”

      我笑着说:“喜欢!尤其是穿在你身上的。”

      小苹开心的回家去了。 
     

       早上我揹着钓具骑着机车到八斗子望海巷钓鱼,(在现在是垃圾场的前面,以前来这里钓鱼的人比较少。

      而且像我用手竿的人更少,所以这里还有一些半大不小的鱼可以钓。)

      钓了几只“厚壳仔”后,心想:“休息一下,抽根烟吧!”我把钓竿放在石头上用大腿压着,一面抽着烟一面坐着看海浪拍打着礁石。

      啊!真是心旷神怡。

      忽然听到后面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ㄟ!你不是那个谁吗?你今天怎么这么闲有时间来钓鱼?”

      我回头一看?不远处有个女的大概二十出头,我又看看旁边?都没有人只有我一个人。

      八成认错人!不管她,我又回过头继续看我的海。

      一下子那个女孩子已经站在我背后说:“ㄟ!我们叫你,你干嘛都不回答我?”

      我回过头微笑的说:“小姐!我们认识吗?”

      那个女孩子害羞的说:“啊!对不起!认错人了。”

      我不理她,站起来拿起钓竿继续钓我的鱼。

      才一下子就钓起一只关刀,(热带鱼的一种)

      我纳闷的看着鱼心想:“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东?以前怎么从来没看过有人钓起过?”就在我还在研究这条鱼时,我的身后传来一句:“ㄟ!这是什么鱼?好漂亮喔!”

      我回头一看?又是那个女孩。

      我心想:“怎么你还没走啊?”但是钓鱼的人只要是被人问起自己钓到什么鱼时,如果说不出来那是会觉得很丢脸的。我回答她:“这是关刀!是热带鱼的一种。

      你如果去水族馆就会看到!“

      她好像很兴奋的看着鱼。

      不一会我又钓起一只刺规,(河豚)我心想:“完了!”(因为一般只要钓起一只,肯定下面有一大票。

      而且刺规的牙齿坚硬又锐利,只要一碰上不是线断就是钩子断。

      所以钓鱼的人只要一钓上刺规,一定国骂加上省骂。)

      我扯下鱼钩,不爽的用脚把它踹到旁边去。

      它一下子就膨胀起来,像颗球圆滚滚的。

      那个女孩本来已经要走了,她听到我的省骂声。回头一看?

      刚好看到那只圆滚滚的刺规。

      又好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走过来,用脚顶那只刺规,让它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我看了觉得很好笑。

      不理她继续钓我的鱼,突然一阵尿意?啊!完了,怎么办?

      我看着那个女孩?对了!就对那个女孩说:“ㄟ!你想不想钓钓看啊?”

      她摇摇头说:“我不会钓。”

      我说:“这里的鱼都很小,像蓝宝石啦各种的热带鱼很漂亮的。”

      我说的她有一点心动。她说:“真的吗?”

      我说:“当然!”

      我指着那条关刀。

      她好像有点兴奋的问:“我真的我可以钓吗?”

      我说:“当然可以!来我帮你把虾饵勾好。”

      然后把钓竿交给她,要她双手拿好保持我给她调整好的高度不要动。

      我看她一脸很紧张又很兴奋的样子,就觉得很有优越感。

      我赶快跑到大石头后面“放水”,啊,好爽!

      然后拿出一根烟点上,我才刚吸了一口烟时,就听到她在那边哇啦!哇啦!鬼叫鬼叫的?

      我探出头一看?吓了一跳!因为她手上的钓竿尾都快被拉到海里去。

      而且她还一点一点的往前,一副快撑不下去的样子。

      我马上冲过去贴住她的背后,一手搂住她的腰,怕她不小心摔入海里。

      一手抓住钓竿,也怕钓竿被拉进海里。

      我一面撑着钓竿一面勾着她的腰往后退,当她站稳时。

      我从她背后伸出双手,帮她撑起钓竿。

      原来是一只4指半的“厚壳”,(五线雀鲷)

      难怪她会这个样子。

      (不要小看这种尺寸的海鱼,它在海里的力量可是会出乎你的意料之外。

      尤其是用十五尺手竿在钓时。)

      鱼拉上来后,她惊魂未定的回头看着我?

      这时我才发觉,我还贴在她背后。

      我赶忙不好意思的后退几步说:“啊!对不起!我刚才一时没想到那么多,真的很抱歉!”

      她红着脸说:“没关系!刚才要不是你冲过来拉住我,我还差一点被鱼拉下去呢。”

      我说:“你为什么不把钓竿放掉呢?这样子是很危险的。”

      她说:“那是你的钓竿而且我也想试试看拉鱼的感觉是怎样?”

      我笑着说:“你是想试试下海的感觉怎么样吧?”

      她一时想不出怎么回答我,只好红着脸楞在那里。

      我一看气氛变得太僵,马上改口说:“ㄟ!你的运气还真好。我好久没见到这种尺寸的鱼了。”

      她说:“真的喔!这就算是大鱼了吗?”

      我说:“现在哪来的大鱼?能钓得到这种尺寸的已经不容易了!”

      她说:“这鱼好漂亮喔!能吃吗?”

      我说:“当然可以!而且味道还不错。”

      然后我们俩就蹲在石头上一起研究这条鱼。

      过了一会她说:“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郑明芬你可以叫我小芬!ㄚ,你呢?”

      我说:“我叫KOMOJO。”

      然后我再要让小芬钓,她笑着摇头说:“难道说你还想再从背后抱我一次?”

      我不好意思的笑着说:“不会啦!我这次我会站在你的旁边。”

      就这样我们一面钓一面聊天。我说:“耶,今天是礼拜六又没放假你大概也不是学生吧?

      怎么会有这个时间来海边玩呢?“

      小芬说:“最近身体不太好,所以没上班在家休息。

      早上觉得心头有一点闷,以前如果我觉得心闷都会到海边走走,心情就会比较好一点。

      本来我是想坐公车要到水湳洞的,也不知为什么就在望海巷跟着别人下车。

      我只好慢慢走看着海,忽然看到你的背影?

      有一点像我们家邻居的一个男孩子,我才会误认而叫你。

      起先我以为你没听到,才会走到你的后面再叫一次。

      当我发现我看错了正想走开时,就看到你钓起那条热带鱼还有河豚。“

      我问说:“你为什么不骑车或开车呢?不是更方便吗!”

      小芬说:“我胆子本来就很小,而且看到那些车子都是冲来撞去的,吓都吓死了那还敢自己骑车开车。”

      她自己就不好意思笑了起来。小芬说:“我的口供全招了,现在换你!”

      我说:“我住台北,我是一个厨师,这几天餐厅内部整修所以才有空。

      不过我本来就喜欢自己一个人骑着车到处走,到处钓鱼。

      自己一个人又自由又没负担又可以随心所欲的玩,所以只要我一有空档,我就和我的机车一起到处游荡。“

      小芬听了好羨慕说:“如果以后你有空的话,可不可以载我一起去!

      我好想去别的地方走一走。“

      我说:“好啊!如果时间可以配合的话?没问题!”

      (其实我也是随便附和而已,根本不认为我还有机会和再她碰面。)

      之后我鱼也不钓了,就和小芬坐在石头上静静看着浪花,享受着海风徐徐抚面的快感。

      这时我才很仔细的看着她,长的满清秀的。

      身材有一点瘦,胸部也有点平,不过还是可以看出她有一点病态的表情。

      到了快四点时,我跟小芬说:“我要回去了!你是要继续在这里看海。还是……?”

      小芬说:“我也想要回去了。”

      我说:“那我送你去坐公车。”

      这时小芬低下头小声的说:“你可不可以载我回家?”

      我说:“可以呀!但你敢让我载吗?还有你家在哪里呢?

      也不知道顺不顺路?“

      小芬说:“敢啊!我相信你的为人,我住汐止!你要骑慢一点哦。”

      我说:“没问题!”

      在往我停放机车的路上,小芬从小背包里拿出小记事本和一支笔,她写了一下然后撕下来拿给我说:这是我的电话!要记得打给我喔!

      又将记事本和笔交给我。我说:“干嘛?”

      小芬说:“我电话都敢给你,怎么你不敢把你的电话给我啊?”

      我写好后交给她说:“我都晚上十点后才会下班到家,不过有时会比较晚。

      你如果晚上打来不一定找得到我,但是我早上8点半前一定还在家里。“

      说完就随手将她给我的纸条塞进裤袋里。

      小芬说:“你这样随便塞,我的电话会不见的。”

      我说:“那要怎样放?”

      小芬说:“你应该放在皮夹里。”

      她要看着我把纸条放进皮夹里才放心。

      在回去的路上她说了很多她的事,不过我都忘了。

      最后在汐止的一条路口她下车时说:“今天能遇见你,我好高兴!要记得打电话给我哦!”

      我点点头,跟她挥挥手后就直接飙回家。

      回到家已经快5点半了,先把今天钓的鱼杀一杀,交待我妈晚上让她去煮新鲜的鱼汤给大家喝。

      然后跟她说,我好累洗完澡后想睡觉不吃晚饭了,妹仔如果来的时候,叫她自己用电脑不要吵我。

      我上床时都快6点了,小苹什么时候来的我不知道。

      只感觉好像有人在偷吻我,当我睁开眼睛时已经凌晨两点多。

      感觉肚子有一点饿,起床到柜子拿了一包泡面到厨房煮,顺便加一颗蛋。

      再回房间坐在书桌吃了起来,忽然看到一张纸条?:{大哥你睡觉的样子好迷人哦!我忍不住就偷亲了你一下,明天早上我爸妈七点半就要出门,你能不能八点在门口等我?

      爱你的苹上。}我心想:“爸妈他们也差不多那个时间出门。”吃饱了我又躺在床上睡着了。

      醒来时才六点多,在客厅爸妈惊讶的看着我说:“阿!你那这早就起来了?”

      我笑着说:“昨晚太早睡了。”

      妈妈说:“等一下我们就要出门了,你如果要出去,门要记得关好。”

      我点点头。

      没多久他们就出门去了,我去刷牙洗脸后回到房间打开电脑,正想写长恨歌来训练仓颉输入时,忽然想起昨天的小芬。

      便打开皮夹拿出她给我的那张纸条,我仔细的看了看?

      “xxx-xxxx郑明芬”字迹很清秀,字体也满漂亮的。心想“”这样的女孩,我有可能和她再见面吗?“我自认条件不够!那只是一段偶然的邂逅而已。

      自己笑了笑说:“还是别再妄想了!”

      然后将纸条揉一揉丢进垃圾桶。

      突然觉得心情有点闷,电脑也打不下去了,关掉电脑躺在床上发呆。

      猛得我从床上跳下冲到大门口,因为我发呆时脑海一片空白,眼睛在房间里晃来晃去,当眼睛晃到时钟?

      “8点10分天?啊!小苹说8点要来!”打开门,没人?出去一看?却看到小苹站在她家门口往我这里看。

      我回到门里还没转过身,小苹已经来到我身后。

      我关上门小苹随我进了房间,她示意要我坐在床沿,然后站在我面前说:“我今天好看吗?”

      我把她拉过来坐在我大腿上说:“不管你穿什么,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最美的。”

      然后我们就拥吻着好一会,我问说:“你今天有想到要做什么吗?”

      小苹低下头害羞的说:“我想……我想……”

      我说:“你是不是想要做那件事啊?”

      小苹红着脸轻轻的点一点头。

      我说:“那今天家里都没人在,我们是不是来一点更刺激的?”

      小苹没说话,只是抱住我又亲又吻的。

      我说:“那你要自己脱光衣服哦?”

      小苹害羞的点点头,然后就自己开始脱下衣服,而我也把自己脱光。

      我拉她到床上躺平,我吻着她的唇,她的胸,她的小腹,她的耶?怎么绳子还在!我问说:“你生理期还没完吗?”

      小苹说:“今天是第4天,已经比较少了。”

      我把棉球拉出来后,开始舔她的阴唇。

      (嗯?好像才洗过澡,还有一点香味。)

      一会小苹已经淫水四溢,呻吟不断。

      我跟她说:“我要开始啰?”

      小苹点点头。

      我把她的双腿分开,将龟头在阴道口磨擦,顺便把龟头沾湿。

      然后用手指扳开阴唇,把龟头挤进去一点点。

      我问小苹说:“现在会痛吗?”

      小苹摇摇头。

      我再用手沾着淫水在阴茎上抹了又抹,然后说:“我要进去了!你会很痛,要忍耐哦。”

      小苹点点头。

      我屁股一沉,整只阴茎完全进入小苹的阴道里。

      啊!好紧。

      到底后我就不敢在再动了,因为小苹已经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说:“我们不要再做了好不好?你那么样痛苦,我实在做不下去。”

      小苹眼角闪着泪光说:“这是我愿意的,你不要这样说。”

      我心想:“长痛不如短痛!”就开始抽插起来,也许是阴道太紧了?感觉有点强烈。

      没多久我就射精了。

      小苹从头到尾就咬紧牙根,眉头深锁,好像除了痛什么都感觉不到?

      阴茎仍留再阴道里,我轻抚她的眼角,吻着她的唇。

      过了好一会我问说:“还会很痛吗?”

      小苹摇摇头说:“已经没那么痛了。”

      我再度动起我微软的阴茎抽插着小苹的阴道,插了一会阴茎又再硬了起来。

      我问小苹说:“有没有什么感觉?”

      小苹说:“有一点像你摸我时的那样感觉。”

      我心想:“这样应该没问题了。”就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小苹也紧抱着我,开始:“噢!。啊。嗯……的,呻吟着。

      我说:“你可以把声音叫出来,家里现在没有人在!”

      慢慢的小苹就放开了喉咙:“啊……嗯。嗯……啊。啊……的,呻吟加上喘气。

      没多久就得到了她第一次做爱的高潮,而我也再一次的在阴道里射精。

      我们紧紧的抱着,我没拔出阴茎。

      就维持这个姿势,直到小苹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后我才起身。

      我拉着小苹到浴室去洗澡,她走路时脸上的表情似乎很痛苦。

      在浴室里我帮她洗去她的泪水,汗水,淫水,还有我的精水。

      而小苹也很仔细的帮我洗身体,尤其是阴茎她洗的特别乾净。

      洗完后我俩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我一面轻抚她的乳房,一边问:“还痛吗?”

      小苹说:“已经比较不痛了。”

      我从抽屉拿出一罐消炎止痛的药膏,给她抹在阴部,希望能暂时减缓疼痛。

      (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效?

      当然抹的地方只能在阴道周围,阴唇和阴核都不能碰到。)

      然后我俩就相拥的睡着了,醒来时已经快中午了。

      我吻着小苹问:“现在还感觉很痛吗?”

      小苹动了一下双腿说:“已经不是很痛了。”

      我问说:“肚子饿吗?”

      小苹摇摇头。

      我下床穿好衣服对小苹说:“我出去买一点东西,你躺着继续休息。”

      小苹点点头。

      我出去买了一些饼乾和饮料回到房间时,却看到小苹已经穿好衣服在房间走来走去?

      我问说:“不是还会痛吗?为什么还下来走动呢?”

      小苹笑着说:“已经不太会痛了,你看我走路的样子有那里奇怪吗?”

      我说:“先坐下喝点饮料再说!”

      我们一边喝着饮料一边聊天,我问小苹说:“你会不会觉得后悔?”

      小苹摇摇头说:“我只觉得现在好幸福!”

      然后轻靠在我的肩膀。

      我们静静的坐着,看着对方。看着看着我的兴趣又来了。

      小苹惊讶的说:“讨厌!你怎么又……”

      我笑着说:“怎样?怕了吧!会怕就好,那我就不动你了。”

      小苹赶忙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啦!人家只是,哎呀!讨厌啦!……”

      然后扑在我的怀里,我笑着轻拥着她,对她又吻又上下其手的。

      小苹被我摸的又湿了一大遍,我说:“哎呀!都湿了?赶快把内裤脱掉不然穿着湿内裤妹妹会感冒的!”

      小苹笑着说:“讨厌啦!人家偏不脱。”

      我说:“好!不脱就不脱!那我用手勾把它勾下来可以吗?”

      小苹害羞的摇摇头。

      自己走到床上趴下,把屁股对着我。

      我走出过去拉下她的内裤,看到阴部已经湿淋淋的。

      我马上脱下裤子将阴茎对准阴道,很顺利的顶了进去。

      我插了好久,可能是早上已经射了两次?

      完全没有想射精的感觉,而小苹因多了个小屁股的缓冲,减轻了我撞击阴道时的疼痛,感觉反而强烈。

      她就趴在那里:“嗯……啊!。嗯……啊!……的也来了两次的高潮。

      我心想:“如果再让我搞下去,肯定小苹又走路走的很难看。啊!算了。”我就翻身躺着休息,小苹怀疑的问:“大哥你不是还没那个吗?怎么……”

      我说:“也许是我做了太多次了,那里都没感觉了。”

      小苹说:“没感觉?”

      用手套了一下仍硬挺挺的阴茎,然后就帮我吸吮了起来?

      我说:“那上面有你的那个耶?你怎么还……”

      小苹没说话,只是不停的吸吮着,最后还是被她吸的射精了。

      而且还舔的乾乾净净的。我说:“小苹!我觉得你好伟大喔。”

      小苹红着脸说:“能让大哥爱我,就是我的幸福。”

      我好感动,紧紧的抱着她好久好久。

      小苹回去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我看她走路的样子还满自然的,才放心的开门让她回家。

      小苹走后我躺在床上休息,噢!好累。

      一天射了三次,真是玩命!

      正想要睡时,突然电话铃声响起:“喂!您找哪位?”

      “请问komojo在家吗?”

      咦?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我心想:“奇怪哩?对这个声音怎么没有印象?”我说:“我就是!请问你是哪一位?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是郑明芬!你忘记了吗?”

      我心想:“郑明芬?噢!基隆认识的那一个。”我说:“你好!有什么事吗?你怎么会知道这个时候我在家?”

      她说:“也没什么事,只是想要确定一下你留给我的电话对不对?

      没想到你会在家。“

      我说:“对呀!刚好在家。”

      她说:“你现在有事吗?”

      我说:“今天还不用上班!现在没什么事。”

      她说:“那你愿不愿意来汐止找我?”

      我心想:“找你干嘛?我已经没力气再做爱了!”但是想归想话还是要回,我说:“现在已经快三点半了,再到你那边不就天黑了?”

      她说:“如果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我只是觉得有点心闷。”

      我一向从不伤害女孩的心,我说:“好啦!要在那里等?”

      她说:“我上次下车的地方!我会等你来,你不可以黄牛哦!”

      我说:“好啦!我马上到。”

      挂上电话心里嘀咕着:“为什么我要答应呢?现在睡一觉不是很爽吗!”叹口气没办法自找的,忽然看到垃圾桶内的纸球?

      赶忙捡起弄平后再放进皮夹里。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dubivo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