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113小舞加油!!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113小舞加油!!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0155
    管理员

    小舞加油!!

     

      AM10:30

      「现在购买我们万用调理菜刀再附赠一块切菜板只要2890元,不买可惜…」电视机里传来购物频道的叫卖声,也不知是真便直还是掺了水的。「谁会买啊。」

      嘟哝了两句,我又跳到另一台。一个人独居总是比较容易自言自语。

      「啪哒、啪哒、啪哒……暴坊将军!」骑着白马一身劲装的吉宗,沿着海岸奔驰而过。

      啊──无聊死了!这种时间根本没什厥好节目可看。喝乾了早晨起床以来的第五杯咖啡,我烦躁地看着时钟。

      距离和樱木舞约会的时间慢慢迫近,这不是梦,是事实啊。

      〔终于能和憧憬已久的樱木舞两人独处…〕一想到这里,心脏便狂跳个不停,就像要去远足的前一晚睡不着的小孩一样。

      「我忍不下去了!」

      我站起身抓了一件夹克。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走到约定的地方大约需要二十分钟,现在出门的话会在一个小时前到达。

      〔樱木应该是个守时的女孩,不会有突发状况吧?〕我反手关上大门。

      AM10:34

      出了公寓,耀眼的温暖阳光笼罩着我,刺得眼睛有点发痛。我伸手遮住阳光之时。

      「……咏。」

      有点迟疑的声音叫住了我。由那特殊的发音听来,是久留美。

      「唷。」我打了声招呼。

      久留美在我面前停下了脚踏车,今天的她穿着一袭黄色的小洋装,挺俏丽时髦的。

      「去补习啊?」

      「咏…你是要去跟樱木约会吧…………真好。」

      久留美无精打彩地低头说道。这小女孩最近经常会有沮丧的表情出现,看了真不忍心。而且,和我预测的一样,跟樱木舞约会的事也已传入了久留美的耳中。看来全校也一定是口耳相传了。

      「我…每天只是考试念书…,而最近上课老是心不在焉…像傻瓜一样。」用平板的声音自顾自地说完之后,在语尾的地方还轻笑了两声。看来和平常一样,其实却不是平静的笑容,那是我认识久留美以来看过最可怕的表情。

      〔久留美的心…是不是已经失去平衡了?〕我不禁担心起来。

      久留美是个做事认真的女孩子。为了不辜负双亲的期待,再加上她所应试的是竞争率相当高的大学,所以她每天只是拚命的用功念书,一定累得喘不过气来。而和一哉的事,也让这个不解世事的清纯少女差点失贞…,还被家人知道,被骂得很惨定是不在话下。

      一下子发生了这么多事,久留美不身心俱疲才怪。

      〔看来她已经快崩溃了…〕到时候考不上大学怎么办?嗯~~久留美就像我妹妹一样,也不能眼看她消沉而置之不理。

      「好吧!」我突然大叫了一声:「下个礼拜六和久留美约会吧。好不好?就算你说不好我也要强迫你去哦。」

      这小女孩绝对需要暂时放松心情。

      「哎?」久留美抬头讶异地看着我「真的吗?」

      她的眼睛亮了起来,满脸都是惊喜的表情…。看来她的神经的确绷得太紧。

      「当然是真的。找一个你想去的地方玩一整天吧。」

      「我好高兴!……这样我就可以再努力生活了。」

      终于回复成原来那个满脸笑容的久留美。

      「嗯,加油啊。」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

      「咏,你还是那么温柔……」

      久留美灿烂而清亮的双眼凝视着我,令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时间我改天再跟你约。」

      我都走远了,久留美仍然站在原地挥着手。

      AM10:42

      距离约会时间还早,我悠哉地穿过公园向大马路上走去。说是公园,其实是座落在住宅区里的一个小小的游戏场所。平常会有些带着小孩子散步的母亲出现,但今天居然没什么人,只有…。

      「不要啦!」

      「你听我说,广美。拜托你、拜托你啦…广美~」「你烦死了!」

      一对正在吵架的男女。

      〔哼,大白天的不知道在干什么。〕我预备装作没看见走过去时。

      「你别再烦我了好不好!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情啊!」

      「所以说,广美你要是讨厌的话,我就不求你变成亚美了。对了,你觉得小风怎么样?」

      「我说过不是这种问题。」

      有点离谱的说话内容让我停下了脚步。变成亚美?变成小风?

      什嬷意思啊?

      重新看了这对男女一眼,感觉非常奇怪。叫做「广美」的是个挺可爱的女孩子,虽然短发让她看来相当稚气,但我想应该比我大上一、二岁,像个上班族。广美还算正常,但那个男人就有点问题了。留着现在流行的江口式长发;仓皇不安的细眼,大鼻子加上厚且突出的嘴唇…,不行,不能以貌取人。我转移目标似的把线视移至他手上握住的人偶。如果我的记忆没错的话,应该是一具价值两千块的「猫耳女米凯娜」。那是最近不论是漫画或卡通都非常红的女性角色,内容大概是「从异次元来到现代的猫族,到了男主角的家里就赖着不走」吧。有着猫耳朵和尾巴的米凯娜喜欢穿着比基尼飞来飞去…,不是我喜欢的漫画类型…。

      这种模型应该不是成年男人的玩物吧?起码拿着它在街上乱走就有点异常。我是不想和这种怪异生物打交道,但是…

      「广美、广美、广~美~」看着他像软体动物似的缠着那个女孩子时,我实在忍不住了。

      「……」

      我抓住他的后颈子,一把丢到旁边的砂地上。

      怪人滚倒在地,满身是砂,畏畏缩缩的问我说:「你、你是谁?干么推人啊!」

      「有完没完啊!你这个笨蛋!」

      我不禁破口大骂。

      「这是我和广美之间的事,与你何干?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们…」

      为什么这类型的人总是理由多多?连讲话都拖泥带水。跟他解释太麻烦了,乾脆给他一拳,逃之夭夭吧。

      正当我的耐性快到极限的时候,男人手上的模型突然人头落地滚得好远。「哇───!」

      怪鸟一般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公园。

      「米凯娜!我的米凯娜!我最重要的米凯娜啊─!」

      男人用他颤抖的手指企图接合模型人头。

      太恐怖了,这个男人。

      「诅咒你…唔唔,…我要诅咒你…,你一定会遭到不幸…」

      嘴里喃喃念着一些咒语,男人走出了公园。

      「呼…」

      我想再朝向车站出发之时。

      「请问…」广美叫住了我。

      仔细看看,真是非常可爱的女孩子。

      「我是不是…太多管闲事了……」

      我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广美则说了旬「不是」摇摇头。

      「是吗?那就好。…我走了。」

      「啊…」广美叉叫住了我。

      「?」我疑惑地回头看她。「还有什么事吗?」

      「啊…没有,…谢谢你。」

      用力地挥挥手,广美跑掉了。

      ……嗯~?奇怪的女孩子。

      AM10:47

      我又结下了一个梁子。实在不应该去管别人的闲事,特别是男女之间的事。

      〔那种型的怪人特别难缠啊。会不会调查到我的电话号码打电话来恶作剧?唉,不过看广美那么为难…。算了!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想了。〕我把在公园发生的不愉快事件从脑子里赶出去,然后走进「登渡综合医院」找到后门出口处。从这里往南边直走就可到达站前商店街。

      〔对了,买束花送给樱木吧。〕我正准备转过十字路口时。

      「啊,悭村同学?」

      又跟芳子老师碰个正着。奇怪,今天真容易跟女人相遇。

      芳子老师的爱车波波龙号因进厂检修,所以今天仍是徒步。一看到我……「正好遇到你。…你知道黑川同学家住哪边走的话请告诉老师吧。」怕热的芳子老师走得满头大汗,而且黑川「里美」家就在学校附近,看来她是路痴。

      「里…黑川的家就在…」

      我清楚地告诉芳子老师里美家的方向。

      「芳子老师未免太敬业了吧?这么热的天气应该在家里好好休息才对,况且现在又是难得的暑假。」

      我一边说着大道理,一边偷眼瞄着芳子老师被汗水浸得透明的衬衫。

      「谁教我是三年级的导师呢?现在是最重要的关键时刻啊。」

      如此认真而令人感动的答案。不愧是芳子老师!真是教育者的明镜。

      「对了!悭村同学,看你穿得如此整齐,该不会是…」

      芳子老师的眼镜射出锐利的光芒,完蛋了!话说太多,让她的茅头指向我来了。

      「该不会是出去玩吧?」

      女教师严苛的目光开始向我逼供。

      「怎么会呢,哈哈…我是要去买参考书啦。没骗你。」

      我不待芳子老师再开口,脱兔般地冲了出去。

      AM10:51

      「要好好用功念书啊──!」

      我背负着芳子老师的激励跑过医院的转角。

      大事不妙。我和樱木约会的事可能尚未传到芳子老师耳里,但看她刚才的表情,肯定不相信我是去买参考书。

      〔她该不会追上来吧?〕要是给她追上可就惨了。我一边跑一边往后看,没看见人影。

      太好了,没追上来…。安心下来的那一瞬间,突然和不知道什么东西撞个正着。

      「呀!」

      「哇!」

      事出突然,我来不及刹车,一个站不稳。

      「哇哇哇哇!」

      我想用手抱住对方不要跌倒,不过已经来不及了。我像把对方〔应该是女人吧〕扑倒在地似地两人跌成一团。

      仓皇之下,我只能抱住她的头使其免于撞地…,我整个人都倒在她的身上,也就因为如此所以我毫发无伤,倒是那受无妄之灾的女人…。

      「对不起!有、有没有受伤!」我慌忙道歉。

      「我没事。」女人还反问了我一句,「倒是你有没有受伤?」

      自己是受害者,还能用如此温柔的声音慰问对方。我看到她的胸前上别着一块名牌写着「草剃弥生」,再加上浅绿色的制服,她应该是登渡医院的护士吧。

      「我一点事都没有!」

      我狼狈不已地拚命摇头。狼狈的理由不是因为撞到人,而是我俩跌地时的姿势。

      我的两腕抱住她的背,身体紧贴在一起,而弥生小姐的双腿则夹住了我的腰。

      …也就是说,我们用做爱的姿势在白天的大马路上相拥。而且,我的「分身」正好和弥生小姐的私处紧紧密合…,红灯快亮起来了!

      我赶紧挺身跳起,顺势阻止了分身呼之欲出之势。呼~,再晚一点就很难看了。

      「真、真真真真真真的很对不起!」

      我拉起弥生小姐的手助她起身,一边拚命的道歉。

      「我也有疏忽啊,对不起。」

      她的微笑是那么平静温和,令人身心舒畅。

      「那、那我先走了。」

      我在临走之际再向她道了一次歉,她也向我点点头,脸上仍是那一抹温柔的微笑。

      AM10:55

      没想到登渡医院有那么溧亮的护士。我忘不了倒在她身上时整个脸埋入她前胸的那种感触。

      〔柔软又充满弹性……〕说不定她的胸部和丽子同样丰满…不,丽子的好像大了一点。

      我的脑海里隐约浮现出丽子那「伟大」的胸部。又大又软,形状更是优美。几乎是每天任我搓揉、吸吮、舔舐…,夹住我的分身让我不只一次地尝到升天的快感。

      〔嗯唔,丽子、丽子、丽子~〕我突然无来由地强烈思念起她来。为了今天和樱木舞的约会,所以昨天禁欲没有上丽子那里去。

      〔早知道就不勉强自己忍耐了…〕每天那样的夜夜斯磨,只有一天不见面竟如此寂寞难熬。不知道是不是思念过了头,居然…

      「咦?那不是丽子吗?」

      她就出现在我眼前!想不到我们之间的磁场如此相吸,太不可思议了。

      踏着一如平常娴静的步伐,她向我迎面走来。

      我举起手预备向她打招呼之时,突然发现有个男的走在她前面,举到一半的手吊在半空中。

      那个男人的打扮是…穿着有点脱离现代感觉的和服加草鞋,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有点神经质…,我一眼就确定了。

      〔是丽子的丈夫!〕怎么会有这种事?妻子真的走在距离丈夫三步远的后方。又不是封建时代的夫妻,有没有搞错啊?这家伙比想像中更令人讨厌。

      对于丽子费尽心思做的料理从来不予置评…,他就是那种只把妻子处理家事当做是理所当然的男人。如果他是见腆或木讷的话还可以理解,不过我不认为他是爱着丽子的。偶尔才回家,别说夫妻的鱼水之欢了,连话都讲不上几句。

      我真不明白他是为了什么而结婚,难道只是为了想把丽子「束缚在一个小世界」里吗?

      〔神气巴拉的,你以为你是谁啊?都是因为你,所以丽子每天过着无趣的生活啊!可恶!!〕如果可以的话真想给他一脚,我强迫自己忍了下来。丽子也和我一样发现了彼此的存在,看见我脸上露骨的表情,她只能伤脑筋。似的浮起一丝苦笑。

      我一见她的笑容就泄了气,也回了她一个苦笑。和她擦身之际,我们灼热的视线纠缠在一起…,我看见丽子的娇靥上飞起一抹酊红。

      AM10:57

      我再回头望了丽子一眼,就急急忙忙地继续我的前进。

      怎么今天老是一直不断的遇到女孩子?好像在阻碍我前去约会似的。

      〔该不会是不、不吉的…,不,又不是那个占卜老婆婆,不会有这种事发生。〕我努力要自己不要想太多,正准备从蓬莱堂──也就是斋藤药局前走过。因为今天是和樱木舞约会,所以难免对第一代女神。亚子心怀愧疚。

      「啊,是咏。」

      她还是看到我了。

      她抱着几层箱子摇摇晃晃地从店门口走出来,因为用力过度,脸已经胀得通红,我赶忙上前接下了她的箱子。

      「放在这里吗?」我放在店门口旁。

      「喂,谢谢你。」

      亚子的美目令我迷眩。

      只有短短几天,我明显感受到亚子的变化。表情柔和了不少,连声音和动作都带着几分娇艳,再加上她原来就是个美人,这下一定更吸引了不少男性客人。

      「要不要进去喁点冰东西再走?今天我姐姐也在…」

      听了亚子的话,我歪头向店里一看,真子老师坐在柜台里对我微笑。能和亚子和真子老师这对史上最迷人的姐妹在一起,渡过一时半刻,只有「幸福」二字可以形容。但是,今天我却无福消受。

      「对不起…,我今天…有事。」

      我怎能拒绝你的邀请呢!啊啊~原谅我吧,亚子。

      其实亚子也有她迟钝的一面,到现在才发现我穿的是外出服。

      「哎呀。」这才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

      看来她连想都没想到我会跟别的女孩子约会。…对不起啊,亚子。

      「下次再到我家来玩吧。慢走了。」

      多么纯洁的笑容啊!我在心底重覆着对亚子的歉意,向车站走去。

      AM11:01

      我开始真的担心起来了。短短的一段路而已,和认识的女性相遇比例就这么高。我要是再到处乱逛下去的话,不晓得又要在哪里被拦下来了。〔好吧!买了花之后就朝着目标迅速前进吧!!〕在亚子的药局附近应该就有花店。

      「有了。」我走进店里。

      白花绽放的香味轻袭着我的鼻腔。我虽不知花名,但它的确是种能让人安定情绪的艺术品。

      「请给我一束花。…呃,玫瑰好了。」

      虽嫌有点俗气,不过我实在不知道该买什么花才好。

      草草说完花名之后,我眺望着棚架上的仙人掌。

      「请问…花的用途是…送人吗?」

      背后传来店员的询问声。我就是不想解释这么多才直接了当要玫瑰的啊…真是罗嗦的店员。没时间磨菇了。

      「是要送给女孩子的…咦?哇啊~!」

      我转过头来话都还没讲到一半,站在我面前的居然是。

      「美、美穗!?」

      在电影院被我「轻薄」过,还没正式道歉的对象──铃木美穗,一副泫然饮泣的模样站在我面前。为什么听到她的声音时我没有发觉?啊啊,为何在花店打工的偏偏是她!

      「你果然…是跟樱木同学约会…」

      美德几乎快哭出来了。樱木舞的事,美穗当然已经知道了…伤脑筋。我该怎么解释才好?

      「我…只是…为了要跟她道谢才约她…出来…」

      这句话,半真半假。我胸中泛起一阵刺痛的罪恶感。

      「对了,美穗,上次真是对不起。下次我一定不会打瞌睡和做那些…无礼的举动了,你能原谅我吗?」

      我凝视她低垂的双眼,她微微地点了点头。脸蛋微红,真是个楚楚可怜的女孩。

      「咏…,你和…樱木同学…真的是…」

      美穗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完全听不清楚。可能是在问我们是不是在认真交往吧。才第一次约会,我是不敢奢望能跟她有「深入的交往」。况且实际上,她也是只因为感谢才跟我约会。

      「怎么会?」

      听到我的回答,美穗虽仍低着头,但看来已经放心多了。

      「对不起…我太烦人了…,我马上帮你包花。」

      美穗迅速地替我扎好一束玫瑰。

      AM11:07

      手上抱着花束,我走出了花店。美穗还多拿了几枝给我。

      〔为了我和别人的约会,居然给了我一大束花…,美穗真是个好女孩。她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果真如此的话,那我可得用更诚恳的态度对待她了。不过美穗个性害羞见腆,有时有点沟通不良,倒是满伤脑筋的。

      〔交往之后,应该会比较健谈吧。〕走着想着,车站已近在眼前。是暑假的关系吧?车站附近到处都是人、人、人…。

      「嗯?」我看到了一张在我一生中最熟悉的脸。

      「里美。」

      她轻靠在车站入口的柱子旁,也迅速发现了我。

      我和樱木舞约会的消息,里美也应该知道了吧?

      「嗨。」对于我的招呼,里美摇摇手以示回应。

      她瞄了一眼我的穿着和手上的花,状极无聊似的没什么反应。

      看着她的态度,我没来由地一阵恼火。

      〔什么表情啊,哼!〕仔细瞧瞧,里美挺难得的穿了一件长裙随风摇曳。「你要出去啊?」

      「去听古典音乐会。」她回了我一句,声音里没有任何抑扬顿挫。

      里美和古典音乐。

      「哦。……和谁啊?」

      问完,我立刻后悔问了傻事。果然。

      「……和你无关吧。」

      里美冷淡地看了我一眼,轻声回答。

      我对地做过什么卑鄙的事吗?我突然感到一阵悲哀。

      「说的也是。对不起。」

      说完,我把背转向里美。

      AM11:10

      〔怎么会变成这样?〕我自认没有事瞒着里美,相信她一定也这么想我…。但我现在却被好似背叛的感觉包围,非常生气。

      带着苦闷的心情,我登上车站的阶梯。不愉快的事情是不是都会接踵而来啊?从上方下来一个令我最不愉快的人物。

      相原健二。这个无时无刻都用名牌服饰来武装自己虚荣的“美男子”,可能又想去吊马子吧。

      正要下来的他和将要上去的我,两道视线在空中碰个正着。我摆好临战姿势,准备应付他的任何冷嘲热讽。

      然而健二这家伙只是微微一笑,无言地从我身旁走过。…怪了,他所执著不已的樱木舞要跟我这个小市民约会咧。他为了修补他那受损的自尊心,不可能不来找碴啊…?

      〔还是他认定了我和樱木不会顺利发展?〕看到他那游刃有余的笑容,比对我嘲讽更令我生气。真想追上他一脚把他踢下楼去。

      〔算了。健二那王八蛋,我绝对要让你后悔!〕我在内心暗暗发誓,满腔怒火地向卖票处走去。

      AM11:12

      通过剪票口。

      「啊!?」

      又遇到熟人了。这一次是正树夏子。夏子应该是正要前往她工作的高级服装店的途中吧?所以我没有叫住她,但她反而看到我了。唉,越急越容易碰到阻碍。

      夏子是我第一个女性。也就是第一个传授我性爱之道,令我难忘的存在。初体验那美妙的经验,令我至今记忆鲜明而恋恋不忘。

      当时的我,是个高中一年级的学生。结束了在伊豆白滨海岸的打工,正犹豫要不要回东京的时候,和夏子相遇了。我们莫名地情感相当契合,无时无刻不玩在一起。然后,在离别的前一夜…她引导了我。

      再怎么吝于称赞的人,也不能否认夏子是一个标准的美女,而我根本连作梦也没想到会和这样的美女一起迎接初体验,甚至连「做法」也完全不知道…。

      〔真庆幸自己把童贞献给了夏子。〕夏子非常温柔。对不靠技术只卖力气的我,她也倾囊相授。

      就算是现在,我依然能清楚的想起夏子的肤触。乌黑细长的秀发;搔得我胸膛乱痒一把的乳苜;丝绢般柔软的肌肤…。我整个脑子里一片空白,只能用力冲刺。

      〔那时的我一定像个野蛮人或野兽吧。〕所以,再度和夏子相逢时我有点羞赧。彷佛梦中的情节变成令人脸红的现实一样。

      夏子用她那神秘的黑瞳孔凝视着,臊得我连问候的话都说不出来。

      饶了我吧~。我对这种眼神最没有抵抗力。失去了语言能力的我,脑中一片混乱。

      「什么时候我们再见面?」

      对于夏子的问题,我只能以拚命点头来回应而已。再见面…嗯?

      她说再见面?真的吗?唔!我的头脑清醒一点吧!

      〔我知道了,一定是一哉。因为他太烦了,所以夏子才会想找我解闷。〕一哉那小子不知道我和夏子的事,跟久留美一分手后就猛打夏子主意。

      〔……那家伙的拿手绝招也只有死缠烂打而已。〕追久留美的时候每天在学校追着她跑,晚上则电话不断。想必追夏子的方法就是天天往她的服装店跑吧?

      「一哉那家伙给你添麻烦了吗?」

      经我一问,夏子暧昧地摇摇头。看着她微微苦恼的表情,我猜的虽不中亦不远矣吧。…然而…

      「不是的。我只是想和悭村再见面而已。」

      夏子突然羞怯地展颜一笑对我摆摆手,摇曳着她那美丽的黑发消失在人群之中了。

      AM11:16

      我呆然地目送夏子离去。她的一句「想再见面」,让我欢喜…也让我忧…。

      也好,反正我也很想和她再聚一次。只有吃饭聊天也好…。

      该走了!

      踏上了月台…,虽说我早有觉悟,但是怎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遇到了!

      「哇,是咏!」

      佐久间千春站在月台小店的旁边,她勾住了我的手臂。

      「好高兴哦。我有预感今天会遇见你耶。」

      她兴奋得像要跳起来似的,完全无视周围的眼光。千春那跃动的胸部在我手臂上摩擦着,好舒服。

      「太棒了、太棒了。」

      看她如此无邪的喜悦,要去和别的女孩子约会的我心中当然布满了罪恶感。

      「咏,你今天忙不忙啊?」

      对于千春的问题,我无言以对。

      「啊、嗯…」

      我若无其事地想把花束移到背后,不料还是被她看到了。

      她凝视着这束鲜红的玫瑰,表情晦暗了下来。哇~真对不起啊。她该不会哭出来吧?请你生气吧。就算被你掌掴也是我活该,求求你。我紧张地注视着沉默的千春。

      「…你是去探病吗?在难得的暑假住院,真可怜。」

      千春这出人意表的回答,让我差点没有跌到在地。花束=探病,这种结论究竟是从何而来?她是不是太信任我了?

      〔啊啊,千春小姐!对不起、对不起!请你原谅我吧?〕她真是个好女孩。如果娶了地做老婆的话,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家庭,美好的婚姻生活。

      〔跟她比起来,我…〕好像越来越成了个坏胚子。无法向她说明实情,只能像傻瓜似地猛点头。

      千春娇俏地轻笑了一声。

      「快去吧。」

      吻了我一下。那迅速而自然的动作,让四周的人们几乎没有发现。

      「我正要去烹饪学校呢。等到我把咏最爱的和食学成毕业后,你的心就是我的了…,拜拜。」

      她给了呆滞的我一个迷人的秋波之后,坐进反方向的电车里离开了。我目送着驶离车站的电车。

      〔说不定千春她…〕已经知道了我要去约会的事…

      AM11:21

      带着可爱的千春所给我的温暖,我坐进了进站的电车,窗外流泻而过的景色笼罩在夏日的灿烂阳光之中。

      我倚在窗边眺望着。

      「……………?」

      好像有人在看着我。这种应该叫做第六感吧?从以前就帮我渡过不少难关。

      〔是谁?〕我东张西望找寻可疑人物。第一个映进我眼里的是站在隔壁车辆连结处的男人。他的装扮就是时下很流行的那种,戴着一堆饰品、挺花俏的样子。这位时髦仁兄和我视线一接触就迅速移开了。

      〔是他吗?〕我有点怀疑。不过看他正拿着行动电话通话中,而且长相我也不认识…,应该不是他吧?

      〔是不是我太多心了?最近我的第六感有点迟钝…〕视线相遇是偶然吧。我把头转向另一边的车厢。

      「咦!?」

      往前算第二扇门前站着个拿着报纸,戴着副奇怪圆眼镜的女孩子站在那里。她竟是我熟知的人物。

      「喂,你!」

      我大步往前迈近,而她抓着报纸正转头想跑。

      「喂!等一下!」

      绑着黑色发带的马尾左右摇晃。我穿过车厢,终于在头一节车厢逮到她。「你想干什么,田中美沙?」

      对,这家伙就是田中美沙。

      「田中?你,认错人了…,我叫中村麻沙子啊…」

      这婆娘居然跟我装蒜!中村麻沙子是谁啊!这家伙连编假名都没技巧,一听就知道啦,笨蛋。

      〔不过她来这里干什么?嗯~对了,是为了美穗的事吧?〕一定没错。

      因为把美穗介绍给我的就是她。继跟美穗的约会失败之后又马上跟樱木舞约会…,对于有性格洁癖的田中来说自然是「不可原谅」四个字,所以她才想来妨碍的吧?如果她那粗鲁而直接的个性可以稍作修改的话,说不定我会喜欢上她。但是对现在的我来说,田中看起来就像恶魔一样,那副眼镜真是怪到极点。

      「你这副样子该不会是乔装打扮吧?」

      彷佛没把我的话听进去做的,田中她…

      「哼、哼、哼、哼、哼!」

      神气巴拉的就把头转向一边。啊~实在有够不可爱!看样她准备装傻装到底了。好吧,既然如此,我也有打算。依照田中的个性,在这样情况下应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对不起!是我认错人了!」

      我夸张的向她道歉。就如我所料,她明显的吃了一惊,眼镜往下滑落,一副白痴的表情。我继续愉快地依照以往的模式捉弄她。

      「因为我暗恋已久的女性长得跟你太像了…所以…」

      顺便叹口气给她听。

      「我真是太傻了,哈哈…「美沙」并没有戴眼镜啊。一定是我太想她了所以才认错人…唉。」

      「恶!」

      美沙发出一声难听的呻吟。什么时代了还在讲「恶」…。哼、笨蛋,不管是谁想要破坏我今天的好事,我都不会客气的。单细胞的美沙还真相信我是认错人了。

      「啊、唔,你、你真真真真的…喜、喜欢那…那个叫美、美沙的女孩子…吗?」

      带着异样的迫力,美沙逼问着我。

      「喜欢喜欢,我爱死她了!」

      听到我的回答之后,美沙满脸通红嘴唇颤抖着。她有这种反应是正常的,因为对她而言我是永远的吵架对手,一见面就没好话的可憎恶友。

      「我最喜欢的美沙虽然是个四肢发达、头脑愚笨、饭量奇大,而且又有慢性香港脚的女孩子,不过实在是太可爱了─」看到我脸上的坏笑,美沙这才知道是被我戏弄了。她胀红了脸〔跟刚才那次的意思不同〕,愤怒的宇宙已经升到最高点了。

      「你、你、你这个笨蛋!我才没有香港脚!!」

      她陷住了我的脖子。

      「你果然是美沙……」

      我眯着眼瞪她,美沙这才惊觉「啊」了一声,骗人的眼镜掉落在车上。

      「唔~~~」美沙状极不甘地咬着嘴唇。这时电车已经到达矢吹町了。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dubivo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