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183绿荫学院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183绿荫学院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0545
    管理员

    绿荫学院

    ~~~~~~~~高一三班
    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过了,教室里一片安静。过了好一会儿,老师才慢慢走来:“同学们,今天给你们介绍一位新同学。”他指了指身後的少年。
    少年本是低垂著头,此刻却抬了起来,目光缓缓的绕了教室一周,他有著一头瀑布般的长发,眼中眼波流转,风情别具,一身简单的运动服恰到好处的衬托出他修长结实的身材。俊美的容颜上毫无表情,直到他的眼对上了另外一双眼神,他的目光便再也没有转开,只是一心一意的看著那双眼睛的主人,连老师在一旁唠叨著什麽也没听见。
    “这位同学是刚刚转过来的,他叫莫非离,以後你们就是朋友了,莫同学,你就先做个自我介绍吧。”老师一点也没察觉莫非离的变化,只是一径的说著。
    莫非离依旧站在那里一言不发,老师觉得有些尴尬,一个温柔的声音及时响起:“看来莫同学还有些害羞,老师就放他一马吧,让他来和我坐好了。”
    “好吧。”老师松了一口气:“莫同学,你就坐冷同学旁边那个位置吧。”
    莫非离依旧一言不发的走到刚刚开口的人身边坐下。
    “好了,开始上课了。”老师说道。
    莫非离并不理老师在讲台上口沫横飞的说了些什麽,只是专注的凝视著身边少年,少年感受到他强烈的目光,侧过脸,给了他一个凶恶的眼神。
    莫非离猛地一震,忙收回视线,低垂著头。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莫非离的身畔立刻围上了一群好奇的同学,他有些惊慌的看了旁的少年一眼,不知该怎麽应付这样的人流。
    “你叫莫非离。”少年兴致盎然的问道。
    “是的。”莫非离终於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所以的同学都惊讶的看著他们:“若磊,没想到还是你最有魅力啊,连这麽冰冷的人都抵挡不了啊。”
    冷若磊笑笑:“没办法啊,谁叫我的魅力无人能挡呢。”他转向莫非离:“小离儿,你说是不是。”
    莫非离点了点头,在他的眼中,只要是冷若磊说的,就没有不对的道理。
    看著温驯的莫非离,冷若磊飘忽的一笑,莫非离啊,当真只能非离了,不知道是用怎样的方法调教出的人儿。
    中午,冷若磊回到宿舍,看向紧跟了进来的莫非离。
    见四下无人,莫非离立刻跪下:“属下拜见磊少爷。”
    冷若磊点点头:“是鹰叫你来的?”
    “属下不知。”
    “不知。”冷若磊一扬眉:“是怎麽回事?”
    “我只听过磊少爷的声音,无法辨认鹰的声音。”莫非离平静的说道。
    冷若磊却讶异的扬了扬眉:“是吗?我饿了。”
    莫非离立刻起身进入这间宿舍附属的小厨房里,不久便端上几样热腾腾的饭菜来。
    “动作够快,手艺也还不错。”冷若磊点点头:“只是不知你其他方面练得如何了。”
    “请磊少爷指示。”莫非离依旧跪在地上。
    冷若磊略一皱眉:“你起来吧,有人看见成什麽样子。”
    “是。”
    “我有事先出去了,你不会跟著我。”冷若磊吩咐道。说著便径自出门。
    “若磊,是你。”范子杰有些讶异的看著他:“有什麽事吗?”
    “没什麽。”他直接期上去,吻住他的唇。
    范子杰来不及拒绝就被吻住,咿唔作声。猛的将他摔上一旁的床上,冷若磊覆了上去:“子杰,别吵,给我乖乖的。还是你要象我们初见的那一天,我可是不会反对的哦。”
    范子杰心一沈,回想起他们初见的那一天。
    那是夏天一个炎热的午後。
    范子杰心一沈,回想起他们初见的那一天。
    那是夏天一个炎热的午後。
    躲开人流,独自跑到学生会的办公室小睡一会。
    是什麽东西在捣乱。范子杰不悦的侧过头继续睡。可那个东西却不放过他,继续寻到了他的唇,一个又湿又热的东西吸附住他的唇,丝毫不肯松开。
    “走开拉。”范子杰无意识的呢喃著。
    可哪个湿热的东西反而乘机滑进了他的嘴里,咿咿唔晤,他终於不甘不愿的睁开了眼睛。
    好美,这是他第一个念头,谁,是谁压在我身上,不对,是有人在吻他。这个念头一钻进范子杰的脑海里,他顿时浑身紧绷起来,努力想要把那人推开。
    放开范子杰,那人站了起来。
    好一个俊美的少年。范子杰由衷的感叹著。少年有著白皙的肌肤,五官精致完美,是上帝的杰作,黑如子夜的长发用一个银发箍束在脑後,眼里满是温柔的看著范子杰,浑身散发出一种飘忽的气息。
    “你真的很俊秀。”少年忽然开口道:“肌肤又这麽有弹力,真的很有触感呢。”
    他的手在范子杰身上游走著,范子杰一惊,这才发现自己的上身是赤裸著的。他又羞又窘的瞪著少年:“你在干什麽?”
    少年只是邪邪的一笑,目光巡视著他赤裸的身躯:“干什麽,当然是要上了你啊。”
    范子杰一惊,这麽美丽的人儿竟说出这麽粗鲁的话,而他说的是,他脑筋一转,脸刷地红了。
    看出他的羞窘,少年蓦地笑了起来。一掌把他推倒在大办公桌上,自己也随即压了上去,吻象雨点一样落在范子杰的脸上,唇上。
    “你放开我。”被一个少年如此对待,范子杰羞愤已极。
    少年冷笑著,随著刷地一声布料撕裂声,范子杰的长裤滑落在地下,青涩的分身暴露在空气里,瑟瑟发抖。
    “你—。”范子杰说不出话来,只气得浑身颤抖。
    少年一点也没有停手的意思,只继续著手上的动作。
    他把范子杰翻过身来,范子杰一惊,用力的挣扎起来,双腿也不安分的乱踢乱踹起来。
    “你真的不乖呀。”少年笑著,手下略一用力,只听喀嚓一声,范子杰的手腕顿时脱臼,软软地垂在身边。“这下,你还有什麽可用的著数呢?”
    少年笑著,手也没有停,又是喀嚓一声,他的右脚也被折断了。他松开手,范子杰却站不稳身子,只能软软的趴在桌上。
    “这就对了嘛。”少年满意的说道。将他的双腿大大的分开,最隐秘的密穴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少年面前。范子杰忍不住落下泪来,从来,何曾受过如此屈辱。
    少年尝试著将手指插了进去,范子杰的身子立刻紧绷起来,少年的手指根本伸不进去。少年皱了皱眉:“这样啊,那可就麻烦了。”
    他翻了翻自己的衣袋,拿出一个小瓶子:“这里面可装的是烈酒呢,虽然比不上春药的好用,不过也可以了。”说著,他将酒倒在范子杰的密穴里。再次将手指伸了进去。
    “唔,不错啊,都可以进来了。”少年笑著,单手解开自己的皮带,
    少年低头看看早已昂首挺胸的分身,一举进入了范子杰的身体。
    好痛,范子杰只觉得自己被撕裂开来,他不禁挣扎起来:“好痛啊,你放开我。”
    “放开你,你在说什麽笑话啊?”少年轻笑著。用力的抽送起来,范子杰僵硬著身子,挣扎只是让被折断的手脚更加痛楚罢了,根本於事无补。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少年终於从范子杰身上撤了下来,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却见少年拿起相机笑道:“范子杰,绿荫学院学生会会长是吧,出身於一个极端保守的书香门第是吧?如果他们知道了你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干过的话,你说,他们会怎麽想啊?”
    温柔的声音恰如情人的耳语,可话中饱含的威胁却让范子杰不寒而栗:“你要干什麽?”
    “不干什麽,只是为我们的初遇留一个记念罢了,你不用急啊。”
    范子杰恐惧的看著少年,以乞求的目光看著他:“别看我了。”少年压下他的头,笑看著范子杰。
    他几乎是全身赤裸的趴在大大的办公桌上,只有几缕碎片挂在他身上,身後的密穴因为没有经过良好的润滑,鲜血和著乳白的体液一点一点的往下滴著,一张一翕的散发出无言的媚惑。
    嚓,嚓,随著相机声的响起,范子杰隐隐有种预感,自己今生可怕不能脱离这个人的手心了。
    看著在自己身下瘫软著的范子杰,少年冷笑著:“记住,我是冷若磊,你以後听到这个名字,可就要乖一点了,否则後果自负。”说著他弯下腰来,把他脱臼的关节接好,便自顾自的走了。
    想起往事,范子杰打了几个寒蝉,低眉道:“我什麽都听你的。”
    “这就对了。”冷若磊满意的点点头,离开他的唇,遥望著窗外,不知在想些什麽,半响才道:“我要进学生会。”
    “下个月就要选举新的学生会干部了。”范子杰忙道:“你要我做些什麽吗?”
    “用得著吗?”冷若磊轻蔑的说道:“只要你退出就可以了,我想我不需要手下败将的名字和我同列。”
    范子杰只是点点头,不去深思他伤人的话,来保护自己已经伤痕累累的心。
    冷若磊只扫了他一眼,便起身离去。
    “磊少爷。”一道身影马上跟了上来。
    “我不是叫你不要跟来吗?”在一个僻静的地方停下来,冷若磊不满的看著莫非离。
    莫非离立刻跪下:“磊少爷,我的职责是保护你的安全,不敢离磊少爷太远,违拗了磊少爷的意思,请磊少爷处罚。”
    冷若磊看著温驯的莫非离,不由得有些心软,但想起如果现在不能教会他,只怕以後会愈来愈难驯。
    “我说话不容有半点置疑,你最好记清楚这点。”冷若磊踞傲的俯视著他:“难道没人教你吗?”
    “回磊少爷的话,我只能以主人的安全为第一考量。”莫非离温顺的说道:“如果做错了,请主人指正,我马上改。”
    “很好。”冷若磊满意的点点头:“听著,你只能以我的话为准则,其余的,你都可以不理。不管你以前接受的是什麽教育,现在你只能听我的。明白了吗?”
    “是。”莫非离低首应道。
    冷若磊满意的点点头:“走吧,我正有话要问你。”
    “请磊少爷训示。”
    “你受了那些训练。接触了那些人,做了那些事?”
    “回磊少爷的话,我受过的训练主要的以磊少爷的喜好为主的,我没有接触过外人。我所听见的只是少爷的声音,见的只是磊少爷的照片和录影带。”“是吗?那是怎麽对你进行训练的。”冷若磊疑惑的停下了脚步。
    “在我的房间里挂满了磊少爷的照片,最先学习的就是如何保护磊少爷的安全,并以磊少爷的喜好为喜好,不能有自己的想法,还有就是要一切以保护磊少爷的安全最第一要务。其次就是要一切以主人的意见为已经。”莫非离目不转睛地凝视著冷若磊。
    看著他专注的眼神,冷若磊轻笑著捏住他的下颌:“那你做到了吗?小非儿。”
    “只要磊少爷满意我就算做到了。”莫非离平静的说道。
    “那你没做到又会怎样啊?”
    “不合格的影只有死路一条。”莫非离仿佛在说著别人的事似的,一派冷静从容。
    冷若磊看看面无表情的莫非离,大笑道:“好,那我就看看你究竟学了些什麽,能不能让我满意了。”
    莫非离安静的点点头。
    冷若磊反而好奇起来,一个人怎能这样无怨无悔的追随著另一个人呢?
    手机的铃声划破了宁静的空气,冷若磊一怔,旋即便接起电话:大哥啊,有事吗?”
    电话那边的人朗声笑著:“磊儿,最近在忙什麽,好久都不回来一趟,绿荫有这麽好玩吗?”
    “我哪敢回来打搅你的新婚蜜月啊,如何?贺书颖精彩吗?”他暧昧的问道。
    “你哦,就是顽皮。”电话那边的人儿无可奈何的叹著气:“真不知道该拿你怎麽办?”
    “怎麽办,凉拌啊。”冷若磊顽皮的笑了起来。
    那眩目的笑容震慑了一旁的莫非离,他痴痴的看著那抹笑靥,转不开目光。
    “磊儿,回家来一次吧,大哥很想你的哦。”知道这个小弟最是淘气,冷无双只能苦笑著提出要求。
    “当然可以啊。”冷若磊满口答应:“我有空了就回来,打搅了你们可别怪我哦。”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什麽时候怪过你的,是你自己淘气吧,还不快回来,否则,我可要下通缉令了哦。”
    “知道了,真是罗罗嗦嗦的老头子,我今晚会回去的。”
    “那就好,我们等你哦。我挂了啊。”冷无双叮咛著,随即挂断电话。
    看了莫非离一眼:“记住这个号码,以後是这个电话,马上给我接过来。”
    “是。”
    清风习习,最是怡人,而如果有一个美人正卧在你的大腿上,那份感觉更是不用提了。
    看著卧在自己膝上的少年,范子杰说不出自己是什麽感受。这个披著天使外衣的少年一手毁了自己的人生,他恨透了他,可他却丝毫没有能力来反抗他,只能软弱的任他予取予求。
    伸手抚摸上冷若磊光滑的脸庞,多麽细致的肌肤,令人难以想象这麽纤弱的身子里竟有如此强横的力量,看著自己的手腕,摩挲著他纤细的手腕,就是这只手轻易的扳断了自己的手足吗?
    “怎麽,看够了没有?”温柔的声音似水般漾起。
    范子杰却生生打了个寒噤:“我~~~。”他嗫嚅著说不出话来。
    “怎麽了。”冷若磊的笑容愈发甜美了。
    范子杰低低的说道:“没什麽,我只是来告诉你,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办了。”
    “我知道了。”冷若磊冷冷的说道。
    “小非儿。”他忽然扬声唤道。
    一道飘忽的人影立刻移了出来:“磊少爷,有事啊。”
    “我要一点橙汁,还有,给我准备一份礼物,比较新奇一点,动作快点。”冷若磊骄纵的说道。
    好霸道的人啊,范子杰暗想,这不是刚刚来的转学生吗?为什麽他会对若磊百依百顺的,难道他也和我一样吗?旋即他又排开了这个想法,这转学生看来多若磊温柔极了,只怕早就陷入他的陷阱里去了吧。
    想起冷若磊那天使般的容貌和他那残虐的性情,范子杰不由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怎麽叹气了。”冷若磊微笑著:“想是我令你不满了,今天我有事,可不能满足你的宝贝了。”他附在范子杰耳边暧昧的说道。
    范子杰心里刚刚一松,却又被他下面的话打入万丈深渊。“等我明天回来,再来好好的疼你哦。”
    大哥,最近好吗?”冷若磊放下手中的茶杯,怡然地问道。
    “还行,你呢?”
    “一日看遍长安花。”
    “你哦。”冷无双会意地笑道:“不知又有多少人惨遭你的蹂躏了。”
    “说什麽呢?能得到我的宠爱,那是他们的荣幸才对啊。”冷若磊眼波流转,风华绝世:“再说了,反正他们也没有人能够留得下这份记忆。”
    “你哦,最喜欢玩了别人之後,又毁掉他他一切,他们还对你服服帖贴的,真是的。”冷无双不屑的说道:“我怎麽会有你这麽恶劣的弟弟。真是。”
    “你-是-要-我-毁-了-贺-书-颖-吗?”冷若磊一字一字的说道。
    冷无双闻言色变:“去你的,你要真想做啊,除非不要我这个大哥了。”
    “是吗?”冷若磊笑笑。大哥,你以为你真是爱上了贺书颖了吗?大哥,你爱的人是我啊,只是这样对你,对我来说都是最好的,所以,你只有爱上贺书颖了,他才能勉强配得上你,可以抚慰你的灵魂。大哥啊,我们都累了啊,你已经有了贺书颖,即使他只是我的一部分,可他毕竟陪伴在你的身边,而我,还在寻觅。
    看若磊沈吟不语,冷无双不由问道:“怎麽了,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和你生气啊。”若磊扑哧笑了起来:“那我还不是自找苦吃,又没办法报复你,又舍不得你受苦,想想还是算了吧。”
    “你哦。”无双半是生气的戳了他的额头一下,顺手把他拉到自己的怀里。
    “大哥。”若磊忽然唤道。
    无双怜惜的拍拍他的颊:“有事吗?”
    “没什麽,我看到影煞派来的影了。”
    “哦。”无双关切的问道:“怎麽样啊,本事够吗?”
    “还没看过,应该不错。”他慵懒的抬抬手:“他可是个温柔的美男子呢,如果不行的话,收归私房也不错啊。”
    冷无双笑笑,心知这个小弟外似天使,实际上比撒旦还要可怕:“也罢,反正随你的意思就是了。最近有什麽打算吗?”
    “我在学校有发现好玩的哦。他是我们这个学校目前的学生会长,出身於书香世家,父母都是大学教授,而他也是品学兼优的天之骄子,我真想知道,到他实在没办法忍受时究竟会怎样呢,爱上我这个虐待他的人,还是起而复仇呢?”
    “这个吗?的确很有趣,只看你要怎麽玩了。”
    “我自有主意。”冷若磊笑,随即站起身来:“我要走了,大哥。”他在冷无双脸上亲了一下;“下次回来看你。现在我要去玩我的玩具拉。”
    “去吧。记得打电话给我哦。”无双叮咛著。
    “知道。”若磊随性的挥挥手:“拜拜。”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dubivo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