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292校园的决战时刻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292校园的决战时刻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39705
    管理员

    校园的决战时刻

      屋里的气氛更加惨淡了,悲悲切切的哭声就像是一首曲调凄凉的丧歌,唤起了人潜藏在意识深处的失落和痛苦,沉重得如同千斤巨石般压在心头。
      陈志豪颓丧的叹了口气,放下了正欲重磅出击的拳头,缓缓的退後了几步,没精打采的说∶“好啦,别哭了!你今天已经哭过好几回啦,再哭下去华南可就要发水灾了┅┅我刚才说了些气头上的话,但不是我的本意。唉!算我错啦,你┅┅你别往心里去┅┅”
      他边说边掏出手帕递给黄蕾,可惜她却不肯接,只是一味的在哭着。又过了好几分锺後,她才慢慢的收住了泪水,抬起一张梨花带雨般的俏脸,恨恨的看着他,赌气的抿着小嘴不说话。
      陈志豪耐着性子哄了她几句後,忽然像想起什麽似的,伸掌在大腿上一拍,变色道∶“糟啦,你把相机扔出了窗外,你┅┅你知不知道,我还没把胶卷取出来呢!”
      “什麽?”黄蕾惊呼一声,猛的翻身坐起,跺着脚说∶“你怎麽这样大意?没有胶卷我们就┅┅就要挟不了那个伪君子了!你快过去看看,相机掉到什麽地方了?赶紧把它找回来┅┅”
      “谁叫你那麽冲动的乱砸东西!”陈志豪气忿忿的抱怨着,快步走到窗边,用力的把厚重的办公桌向斜侧推开,以便在窗前腾出一个立足点。
      我大吃一惊,迅速缩身藏回墙後,一颗心砰砰直跳。此时我在平台上躲无可躲,陈志豪只要探头一望,就能清清楚楚的瞻仰到我的尊容。惟一的办法是从原路退回到王段长的办公室里,但在这麽短的时间内,除非我身怀神行百变的绝顶轻功,否则是决不可能逃出他的视线范围的。
      怎麽办?他们俩发现我在这里,会不会来个杀人灭口?我呢?要马上跟他翻脸摊牌麽?
      “吱──吱──吱──”窗帘开始一点一点的向旁拉开了,我紧张得沁出了一身冷汗,大脑一片空白┅┅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黄蕾忽地惶然叫道∶“志豪,那家伙回来了!我听到脚步声了!快,你快过来坐好!千万别让他看出胶卷丢了┅┅快来呀!”
      陈志豪应了一声,手忙脚乱的重新把窗帘拉上,再把桌子挪回原位,然後像一只大猩猩一样跳回黄蕾身边坐下。我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额上的冷汗顺着鼻梁蜿蜒而下,一路流淌到了口乾舌燥的嘴里。我舔了舔乾裂的唇角,这才察觉自己已经汗透重衣。今天一连受了几次惊吓,最大的好处就是使我这身表皮的分泌功能得到了充份的锻炼提高。
      “啪、啪、啪┅┅”皮鞋撞击走廊地板的声响越来越清晰了,几秒锺後,门开了,郝副处长矮小枯瘦的身影闯了进来,手里拎着一个大大的信封。
      “怎麽去了这样长时间?”黄蕾不满的说。她的语调十分平稳自然,竟听不出一丁点儿哭过的痕迹。
      郝副处长扬了扬信封,淡淡的说∶“我去帮你们复印一份呀!总不能把母卷带来给你吧?喏,所有五科的卷子全在这里了,好好拿着!恭祝你们成绩进步,旗开得胜,金榜题名,光宗耀祖!”
      这几句话充满讥嘲讽刺之意,黄蕾却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不动声色的接过信封,把里面的一小叠纸张倒了出来,仔细的翻看了一遍。每看一张,她的双眼就亮了一分,全部浏览完之後,她那双灵巧的秀目已像是最珍贵的钻石一样闪闪发亮,透射出炽热的、兴奋的眩目之光。
      “太好了,太好了┅┅”她忘情地将这些试卷拥在胸前,发烫的俏脸轻柔的在上面蹭着,喃喃的说∶“我可以直接升上大学了,不用参加高考啦┅┅嗯嗯,我总算成功了,又┅┅又成功啦!真好啊┅┅”
      她的表情是如此欣喜,如此陶醉,彷佛一个热恋的少女正依偎在心爱的情郎的怀里,享受着人世间最幸福的温情搂抱,憧憬着多姿多彩的美好未来┅┅
      可是,当她的嘴角浮现出甜蜜的、宛如鲜花绽放般的娇笑时,她的眼光连瞥都没有瞥陈志豪一下,好像已根本不记得这个曾经执手相约的男孩!
      我看着那个呆呆的坐在房里的“情敌”,情不自禁的为他感到浓厚的悲哀∶黄蕾真的爱他麽?真的把他看成生命中的另一半麽?
      ──不,她也许喜欢他,可她真正“爱”的永远是她自己!
      ──这样的女孩,值得我去追求吗?
      我斜斜的靠在墙上,仰首望着广阔无垠的长空。蓝天下面有一群群飞翔的小鸟,小鸟旁边是一层层漂泊的白云,白云里隐隐约约闪现的,是庄玲那亲切关爱的笑脸┅┅
      “哦,玲姐!”我也不知怎的,一下子就热泪盈眶,痴痴的凝视着她。不晓得过了多久,当环绕天边的五彩祥云都已逐渐的消散,振翅而飞的小鸟也成了远方的一个个小黑点时,她那半带娇嗔,半带羞恼的柔音软语,却彷佛依然在我耳边缭绕,正在一声声的笑着、骂着∶“小色鬼┅┅小坏蛋┅┅”
      突然之间,我深深的发现,庄玲在我心目中,已经占据了一个不可动摇的地位,根本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她带走了我永远珍惜、永远缅怀的初恋。而黄蕾呢,只不过是我青春骚动时一个渲泄情欲的对象而已,她是纯真也好,放荡也好,善良也好,邪恶也好,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区别!
      ──我对她只有肉体上的欲望,没有爱!
      想通了这一点,我顿时浑身轻松,长久以来压在心里的一块大石终於被移开了。从前,我一直傻傻的心存侥幸,盼望上天能赐给我万一的机会,让我和黄蕾因爱情而结合。现在呢,一切美好的幻像都破灭了,淫邪的本能全面的接管了我的大脑神经,驱使着我下定了决心,准备用最卑鄙无耻的手段,为这持续了一年多的“追艳”行动划上句号。
      於是,我轻轻的俯下身,捡起了摔在平台上的相机,小心的、缓慢的沿着来路退了回去,走向一个不可避免的罪恶深渊┅┅
      ************
      5月16日,小雨。
      我披着雨衣赶到了公园的八角凉亭里。这一次,小慧比我来得早,已经端坐在石凳子上恭候我了。
      “你说有重大进展,究竟是怎麽回事?”小慧一见到了我就连珠炮般嚷了起来。几天不见,她的“佛门狮子吼”的功力似乎又有了提高,正式的跨进了超一流高手的行列。
      我耸耸肩,从书包里取出一迭照片,扔在她面前的石桌上。她狐疑的望了望我,伸手拿起照片一看,眼眶立刻惊奇的越睁越大,而且震惊的结果是上下眼皮都义无返顾的罢工了,以至於她好半天都无法眨动那双细小的绿豆眼。
      这样的反应自然在我的意料之中。那些照片上的内容大同小异,全是黄蕾和郝副处长在办公室里的“精彩剧照”。这两天我花了不少工夫,好不容易才委托到一个搞摄影的朋友帮我把相机里胶卷冲洗了出来。影像的效果相当好,男女双方的脸和半露的躯体全都清晰的在照片上展露无遗。
      “我的天,你┅┅你是怎麽拍摄到的?”小慧嘟哝着,翻来覆去的把照片看了一遍又一遍,仍是一副不能置信的表情说∶“想不到┅┅想不到他真的作出了这种事!”
      我哈哈大笑说∶“是呀,我也想不到!郝副处长平时满口仁义道德,谁知骨子里也是色狼一个,竟对我们的第一校花动粗用强┅┅”
      小慧突然打断了我的话,肯定的说∶“我不认为这是在用强┅┅我猜想,这是一出‘仙人跳’,对不对?”
      “你怎麽知道的?”这一下轮到我吃惊了,张大了嘴说∶“是的,这是黄蕾设下的圈套,照片是陈志豪拍摄的。但┅┅但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
      小慧胸有成竹的说∶“你看,照片上郝副处长的表情很惊慌愤怒,可黄蕾的表情却太冷静了,她甚至在故意的找位置,把双方都尽可能多的暴露在镜头下。还有,这样的照片能拍的下来,十之八九都是‘仙人跳’,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布局陷害的结果┅┅”
      我听得不住点头,兴奋的说∶“好极了!连你也看的出是陷害,这些照片真是太重要了,我的计划看来是可以成功了!”说完,我就把事情的始末源源本本的告诉了她。
      “你接下来打算怎样做呢?”小慧听完後若有所悟的问∶“是用这个作为把柄去要挟黄蕾吗?”
      我得意的笑了,摩拳擦掌的说∶“对!黄蕾当初是想用这些照片去威胁郝副处长,可惜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现在一样可以用来威胁她本人,因为这正是她敲诈校领导的证据。”
      小慧大声叫好,恨恨的说∶“先让她尝尝苦头,再让她身败名裂,成为一个千人指、万人骂的下贱婊子!那样才能消了我的心头之恨!”她边说边激动的手舞足蹈,还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类似母狮子般野性十足的咆哮。
      我等她安静下来了,才低沉着嗓音说∶“但我还是需要你的帮忙。记得你以前跟我说过,可以想法子把黄蕾约出来和我单独见面,是不是真的?”
      “当然!”小慧考虑了一阵,极有把握的说∶“这样吧,明天高三年段的模拟考试就全部结束了,学校会放两天的假。我叫那几个死党把黄蕾约到海滨公园去玩,然後┅┅”
      她的超级喇叭型的大嗓门破天荒的降低了,神色诡秘的说出了一个计划┅┅
      ************
      5月18日,晴。
      中午12点整,我走进海滨大酒店的餐厅,找了一个偏僻的位子坐了下来,随便的点了几样菜,食不甘味的咀嚼着。
      这个酒店的饭菜做的极富特色,可惜我却因为心情的紧张而无心细品。今天是“追艳”行动的最後关头,可以说是决战的关键时刻。成与败,都在此一举!
      半个小时过去了,就在我吃的胃口大倒时,一连串银玲似的说笑嬉闹声在店门口响起,几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子头戴遮阳帽,肩挎旅行包,嘻嘻哈哈的走了进来,酒店里的气氛立刻活跃了许多,充满了一股青春的气息。
      我一眼就认出了走在当中的一个女孩子就是黄蕾。她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显得与周围的其他人不同,总是一副矜持高傲、气质典雅的样子。所有人都可以立刻看出,她是这群女孩中的佼佼者,就像一朵盛开的鲜花,昂然的独立在众多绿叶的烘托之中。
      我转过身,尽量把头埋进杯碗盆碟里,生怕被她发现我正大架光临这里。但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馀的,女孩子们“唧唧喳喳”的穿过了餐厅,直接向通往楼上客房的电梯走去,很快就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
      “干的好!”我忍不住挥了一下拳头,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来回的踱着步子,焦躁的等待着进一步的消息。
      又过了几十分锺,我只觉的渡时如年,几次想不顾一切的采取行动,但最终还是强自按捺住了火暴的性子,告诫自己要冷静冷静再冷静,别因沉不住气而坏了大事。
      电梯的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进进出出的人潮络绎不绝。我眼巴巴的望着,在电梯第18次开门时,小慧才从里面钻了出来,远远的对我招了招手。我大喜若狂,飞快的冲到了她的身边。
      “快上去吧,黄蕾正在房间里洗澡!”小慧也激动得满脸通红,兴奋的说∶“只有她一个人,其他女孩已经全部出来啦!喂,小男孩,下面就看你的了!”
      “我的大姐,你小声点行不行?”我赶忙制止了她越来越大的音量,低声地说∶“谢谢你,我这就上去!”边说边跑进了电梯。
      “等一下!你还是爬楼梯上去吧!”小慧把我拽了出来,郑重其事的说道∶“我那些朋友正在坐电梯下来,你最好不要和她们照面,因为有好几个人都认识你的。”
      “就算认识又有什麽关系?”我不解的问∶“她们不是都和你串通好了麽?难道还会去告发我?”
      小慧不由分说道∶“我没告诉她们要干这件事的人是你┅┅听我的话,小心点儿没错!我乘这架电梯先上去,在隔壁的房间里等你,有状况就打电话给我!好啦,祝你成功,拜拜!”说完就关上了电梯的门,从我眼前离开了。
      我苦笑了一声,只能迈步走上了楼梯,一级一级的向上攀登。我的心跳得非常快,但走得却很慢,因为我想保留住宝贵的体力,去应付即将到来的一场“大战”。
      对於坐惯了电梯的我来说,要爬的是一段相当长的距离。可是,不管多长的路,只要你坚持不懈的走下去,都会有走到尽头的一刻。正如不管多麽冷傲多刺的女孩,只要你挖空心思的追下去,都会有弄到手的那一天。
      目的地终於到了,我来到七楼的710房间门口,做了几下深呼吸,掏出钥匙打开了门,悄没声息的走了进去┅┅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dubivod@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