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381挡不住的帅气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381挡不住的帅气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0207
    管理员

    挡不住的帅气

     
      面对着居高临下那张英俊脸,感受到身上对方重量和体温,东方媛脸羞得红了起来,她自己身体再次逐渐地陷入了热潮漩涡里。
      她不想再要一次了!可,身体却不由自主地与言夜旻身体纠缠在一起。
      难道这个陌生男人所说欲毒效应?
      东方媛努力地从大脑回忆中搜索自己在酒吧里中欲毒可能,最後定格在白草笑容和那杯果汁上。
      不会……东方媛从心里拒绝着这个猜想,几近绝望。
      这时,言夜旻含住了她胸前粉红蓓蕾,湿润舌尖玩弄着顶尖,东方媛立刻全身像触电般颤抖了下,脑中只留下了淫乱种种图案。“呃……唔……”细小呻吟声从她齿间溢开,言夜旻见状,脸上浮起了意味不明笑容。
      这个女孩身体真青涩,在欲毒控制下,还如此害羞呢。
      在感叹同时,坚挺再次立起,像发现了一定要好好开垦新大陆,准备正式开始第二次进入。
      用强壮双手将东方媛双腿顶在她腹部上,这样身下女孩就可以清楚地看见进入。
      东方媛也不知道自己怎麽了,竟然着了魔似地紧紧盯着言夜旻明晃晃粗壮物体。
      东方媛密林已经再次湿润,正散发着幽幽淫味,仿若一个通往极乐花园大门,正等待着访问者举起钥匙插入。
      好长,好大啊……她脸红得更加厉害,全身更比第一次交合更加滚烫。尽管已经尝过第一次快乐,可现在她仍然不敢想象这个东西进入,却又十分莫名期待那个进入瞬间。
      “比想象中淫荡呢!”魅惑笑容再度扬起,戏谑指尖掠过密林中心,撩起一丝淫丝。
      “啊!”这调戏动作引发了东方媛快感声,她也不知道怎地,大脑中全部填满了言夜旻插入情景,那景象竟无比妖艳。
      “反应这麽大,要吗?”言夜旻掌握了主动权,分身摩擦着花穴。
      好想要!对於这个羞辱问题,东方媛手攥紧了被子,想要死死地咬住牙关。可没有等到她回答,言夜旻已经一个挺身,进入了。这突如其来进入,让东方媛很意外,但已经进入她身体恶魔言夜旻却很受用,分外享受地观察着东方媛又羞又怒又沈沦表情。
      东方媛直直地看到对方长而粗壮分身冲进了花穴,接着没入,而後再抽出一部分,紧接着更强烈地冲了进去。
      “不要!不要……不要……呜……”
      她努力地拒绝着,但内壁和子宫全都充满了这个男人味道,而密合处欲望越发茁壮。
      快一些,再快一些,再用力一些,插更深一些!
      下一秒,这些羞耻想法,只差在东方媛唇边倾吐而出。
      整个床都在剧烈地晃动,俩声音此起彼伏,和肉欲声完美地交织於一起。
      言夜旻肉棍被东方媛还很嫩涩内壁夹得紧紧,差点就要提前地在女孩体内泄了出来。但不想简单地结束这第二次交合,於命令道:“说要!”
      一双黑色眸子里,充满了不容回绝强占欲,东方媛一下子就被这双眼睛给拉进了下贱深渊。
      “要……”她身体快乐得要崩溃了。
      “说大声点!”言夜旻故意停止了抽插。
      “要!……呜!”东方媛双眼湿润,她一刻都无法忍受快乐停止。
      这个人实在太坏了!她心里一边怨念着,身体却努力地吸住了言夜旻硕大。
      言夜旻薄嘴唇上扬起了弧度,身下一用力,带着东方媛走向了高潮。
      不一会,轻吼了一声,在东方媛体内留下了乳白色精液,东方媛也在瞬间抵达了高潮,脸上露出了快乐神情。
      “要尝尝吗?”将已经软了分身放在了东方媛嘴唇上。
      这一种更残酷羞辱。
      东方媛从快感中清醒了一点点,而从刚才开始一次次高潮让她体力竟然有所恢复,於她挣扎出了一口气,从床上滚了下去,再努力地准备站起来,跑向门口。
      可──转瞬间,强壮胳膊将她揽入了炙热怀抱中。
      背後男人炽烈呼吸声,挠得她耳朵发痒,对方舌尖开始舔自己耳廓,双乳也再次被一只手揉搓。
      “竟然想逃!”差点被东方媛这奇迹般举动掀翻言夜旻恶狠狠地质问。
      像这麽帅,让女人那麽舒服男人倒哪里可以找到?!
      “……不要解欲毒……”在男人抚摸下,又有点兴奋东方媛支支吾吾道。
      “哼!”言夜旻轻啧了声,“还没有报恩就要走,要受点惩罚了!”
      说罢,狠狠地捏了下东方媛乳尖,牙齿也狠狠地在东方媛光滑肩膀上留下了牙印。
      明显感受到背後对方勃起巨大正顶着自己蜜穴,明显地明白又要再次被侵犯了,东方媛下腹居然传来了火热兴奋感。
      “作为惩罚,要让成为奴隶。”
      言夜旻邪邪地一笑,补充道:
      “性奴隶!”

      
      在蔚蓝天空下绽放大片雏菊中,一个朦胧身影将一株雏菊别在她发际。
      “无论离开有多远,要记得,哦~”
      朦胧身影,慵懒华贵嗓音,与雏菊香味融为一体。
      而她也在这香味中,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呃……全身好酸疼呀!
      东方媛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地她发现自己全身不酸疼这一点点问题了……“呀!”自己正一丝不挂地躺在一张超级大软床上,而且下半身那里传来隐隐疼痛。
      “醒了?”戏谑声音从对面响起,东方媛这才注意到透明落地窗旁边正坐着一个优雅男子,清晨阳光穿过透明窗户,撒在身上。
      一时之间,好像迷失在人间俊美天神,无意中邂逅这间房间一样。
      东方媛连忙扯了被子将自己裹起来,那男子笑了笑,眼神仿佛一瞬间洞穿了她。
      “确实清醒了。”男子站起身,走到床边,英俊脸无限制地靠近东方媛,一只手则直直地伸入到了严实被子中,隔着布料抚摸着东方媛蓓蕾。
      “呃。”东方媛如同触电般低吟了一声。
      “……身体上却还很饥渴。”说罢,男子舌尖轻轻地舔过东方媛耳廓,她立刻羞得别过脸去。
      “谁?昨晚对做了什麽……”尽管明明知道现在正被这个男子侵犯,但东方媛却没有一点反抗意识,相反,她身体反而在男子戏弄下渐渐有了反应。然而,一丝理智还残存在东方媛刚刚清醒脑海中。
      “昨晚?”男子身子渐渐下压,几乎就要压在东方媛身上,而手也在往下移动,“昨晚,拼命地想要,难道忘记了?”
      从身上吻痕和下半身酸痛,以及床单上落红,一切都表明了,昨晚──东方媛失身给了眼前男子,而且自己曾经不止一次地要求这个男人插入自己。
      这个男子名字……似乎有点印象。
      东方媛微微喘着气地从情欲中拾起了那个男子昨晚激情时,呢喃名字──言夜旻!
      这个男子叫做言夜旻!
      “这麽快就湿了!”言夜旻手长驱直入,触碰到东方媛腿间敏感地带,手指轻轻地推入,东方媛花穴牢牢地吸住了这个侵入物。而後,有节奏地深入和抽出,东方媛大脑已经完全地混乱。
      “停……停下!不要!”她想要抵抗,可身子却不争气地迎合着言夜旻侵入。
      “表情真很诱人。”本以调戏心情来戏弄眼前女孩,但不知不觉,言夜旻竟然勃起了。扯开了东方媛紧裹着被子,解开了裤链,将自己硕大取代了原先手指,探入了花穴里。
      潜入得越深,两个人就越糜乱。终於,两个人同时到达了高潮。
      望着身下女孩,言夜旻心里不由一紧,怎麽又不由自主地要了她呢,明明这个女孩中了欲毒,怎麽搞得像自己中了欲毒,欲求不满。一边想着,一边收拾好自己装束,将放在一旁桌子上手机扔到了床铺上。
      “这手机上只有号码,一旦它响起就在召唤。”
      享受完高潮後东方媛头发自然地散落在她肩膀,有耷拉在她双峰上,这使得她平添了几分情欲气质。她有些茫然地看了一眼那手机,那一部非常可爱粉红色手机。
      “……为什麽要召唤……”东方媛再次扯了被子遮住了自己,她不明白自己为什麽会一二再而三地允许这个陌生男子占有自己。可,那种快感让她几乎忘记自己被侵犯现实,在男子强行进入下,她陷入了高潮天堂里。
      “因为性奴隶。从此以後,当想要快乐时,就要出现。”言夜旻由高往下地俯视床上东方媛。
      好过分男人!
      “拒绝。”东方媛攥紧被子手,有点发抖。
      “哦~”言夜旻微微眯起眼睛,拿起一个学生证以及两枚徽章包括一张光盘,“这些不在乎了吗?”
      王子和蔷薇徽章在阳光下发出夺目光芒,它们越明亮,东方媛越觉得自己全身都肮脏,至於那张光盘──“那张光盘……?”
      “们两个人做爱记录,里面有许多姿势,叫得也很销魂。”言夜旻托起东方媛下巴,笑道,“如果不应召唤,第二天学校将会到处都销魂照片。在身下,相信有很多人都想试一下吧。东.方.媛。”
      这个男子绝对一个恶魔,竟然这样要挟人。按照说法,自己一辈子都要在这个男子身下了。倘若不接受,自己做爱时丑陋模样就要在全校贴上,而那个学校──让人不寒而栗学校。
      此时东方媛已经无法再发出任何声音来回复这个人话,她好像眨眼之间失去了说话和拒绝能力,双目逐渐空洞。
      “放心,绝对不会亏待女人。”言夜旻微笑着欺近,唇和舌灵活地撬开了东方媛颇有点干干唇,像要将东方媛全部吻入心中地掠夺着她吻。
      手撩起东方媛发,发间蕴满了专门味道,让从没有过舒心。
      俩投影再次地交集在一起……街道上,人们春风满面地笑着迎接周末到来,可戴着一副黑紫镜框眼镜东方媛却迈着沈重步伐缓慢地行走在大道上。她忽地停下了脚步,仔细地注视了手中粉红手机几眼,接着将粉红手机扔到垃圾桶里。
      噩梦!噩梦!自己碰到一定噩梦!
      她不停地反复地告诉自己,那一个噩梦。
      白草陷害,言夜旻侵犯,通通只存在於梦魇控制次元里。
      离开那间豪华酒店房间,只要扔掉那粉红色手机,就能从噩梦中逃出了吧。
      想到刚刚已将那代表噩梦还留有言夜旻味道手机扔进了垃圾桶里,东方媛豁然间心情舒畅了许多。不过──“如果不应召唤,第二天学校将会到处都销魂照片。在身下,相信有很多人都想试一下吧。东.方.媛。”
      这阴沈沈恐吓声霍然在回忆中响起,顿时东方媛觉得自己全身都在言夜旻掌控之下。於她连忙又将手机从垃圾桶里取出,用纸巾仔细地擦了擦,塞入书包中,随後快步地走向了家那个方向。
      那个恶魔绝对会说得出干得到。所以,这手机还要带在身边。
      以後,一定要想一个办法,消除掉那个恶魔威胁。
      主意已定,东方媛加快了步伐,等到她回到家里,发现在饭桌上留有一张家里人留言。
      “媛,爸爸妈妈要出差一周,照顾好自己哦~爸爸&妈妈”
      应该昨天中午时候急匆匆地离开了家,如果晚上才离开,就不会发现女儿一直没有回家而不去学校联系了吧。
      假如,父亲和母亲多关心自己一点,也不用发生那种事情……不,不应该怪们!自己太白痴了!
      东方媛捏住了那张留言纸,一声声揉捏响声就像她心在破碎声音,在空荡房子里回转。紧接着,女孩特有抽泣声昭示着她从此以後黑暗人生。
      深幽大院里,两排黑衣人肃颜而立,们对刚走下车男子深深地弯腰鞠躬。
      “少爷!”们异口同声地道。
      男子,也就言夜旻,黑色西装一套,英俊潇洒。微微点头回应那些人致敬,邪魅笑容昭示着美好心情。
      思绪已经飘离出原本黑色世界,满满地装都那个楚楚可怜女孩。
      她唇,她身体,她敏感地带,那麽诱惑人去一再地占有。
      若有一个办法可以让那个女孩一刻不离地出现在自己视线范围,不让王子和蔷薇摘取,会毫不犹豫地执行。
      “沣,要见一下圣光中学校长,给安排下。”
      在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想到了一个绝妙办法。

      “自去年十月,国王进入皇家医护苑以来,病情持续恶化。日前,整个皇室将面临继承人问题。虽然皇太子已於五年前确定,但皇室长老院有不少反对意见,据内部消息透露,已有不少人支持远离皇室之外,却有皇室血统王子……”
      电视机里一边播放着皇室继承人消息,另一边,水流从上而下地浇冷东方媛全身。她正在浴室里,努力地冲洗,以清除昨夜和今日那个男子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一定要洗掉!她闭上了眼睛,让漫天水倾泄全身。t为什麽自己在那个像恶魔般男人面前,失去了半点反抗,陷入了极度羞耻境地?
      水流一下子弥漫了她双眼,哗哗水声不停地洗刷去她脑海中一幕幕。从而,等她从浴室出来,电视机正好停在了万溯雅特写照片上,画面上照片里清冷优雅少年,神情忧郁,一下子就填补了东方媛好不容易被清洗出来大脑空白。
      东方媛不由自主地坐在了电视前沙发上,关注起了国王继承人报道。
      从颇带点八卦性质报道中,她似乎明白了一件事,在皇室世界里,那个叫做万溯雅少年也许不像在学园里表面上风光。
      万溯雅并不由正统贵族女人生出来,而国王一时兴起跑去类似银座之类地方找个乐子,无意中种下来。名字本该和皇室一个体系,但被皇室成员鄙视为卑贱妓女母亲死了之後,彻底地随母姓,再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国王纵然有一万个不愿意,也还应允了万溯雅做法,并给予万溯雅王子待遇。
      只,因为万溯雅母亲身份过於卑微,皇室对外界一直没有正面宣传过。即使有记者八到了万溯雅资料,最後也被皇室清空了。
      看着电视里主持人等等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国王侯选问题,东方媛心里忽然同情起万溯雅来了。
      万溯雅在圣光风光与外界形成鲜明对比,现在大家关注点并不在万溯雅实力,而在於父母亲相识和那传说中风流一夜。
      “唉。”东方媛不禁叹了口气。她头发湿湿,仍然不停地滴着水,有点冷水滴滴在手上,她却并不觉得冷,因为此刻她身与心都处於冰天雪地之中。
      不知怎地,她觉得可以稍微原谅一下万溯雅曾经对自己做过事。
      万溯雅,内心究竟什麽样人呢?现在又会以怎样姿态面对这样事呢?──沈默地盯着电视上万溯雅清朗一张脸和些许忧郁眼神,东方媛对产生了一些好奇。
      “叮咚!”家里门铃响了起来。东方媛简单地穿好了衣服,急匆匆地跑过去开门。她心底飘过一丝疑惑,这个时间段,本该没有人拜访才对。
      那会谁呢……“您好,小姐。言家管家。”
      当门被打开,一位笑眯眯大约十六岁黑衣礼服少年捧着一大束殷红玫瑰花以及一个精美礼盒站在她面前,东方媛诧异了。
      “这少爷送给您,说原先给您手机已经脏污,已经不再配小姐您。”
      手机已经脏污?
      瞬间,曾经将手机扔进垃圾桶一幕倒流回东方媛眼前。
      这个少年以及口中少爷怎麽知道手机脏污事情?难道──从自己走出那个房间,那个恶魔就一直对自己所做事了如指掌,包括现在住地址……“您口中少爷,不那个人……”t她小心翼翼地问,心里祈祷少年能说一个“不”字。
      “嗯。”少年继续眯眯眼地笑道,“您应该也明白,假如不接受少爷礼物後果吧。”将玫瑰花和礼盒递到东方媛面前。
      时间分分秒秒地走了,一抹忧郁一抹畏惧一抹悲哀映在东方媛脸上。
      而後,她颤抖抖地伸出了手。
      黑衣礼服少年见到东方媛接过手中东西,便优雅地稍微弯了下腰告别。转身离开东方媛家门口时,啧了一声。
      这种女孩,注定不超过一个星期就会被少爷抛弃,然後成为废弃玩具般地残存在这世界上。
      像这种女孩,见多了。t年轻少年笑容中,露出了一丝鄙视神情。
      “7:0!又一场完美全胜!……”电视机已经开始播放万溯雅参加全国高中网球比赛录像,此时东方媛默默地注视着桌上一台紫色镶钻手机和一大束鲜艳红玫瑰。
      那个人究竟想做些什麽?!
      她咬了咬嘴唇,无力地躺在了沙发上,湿漉漉头发将寒意一阵阵地送入她意识中。
      似乎一瞬间,自己全部都已经被言夜旻夺走了。
      耳边传来主持人花痴万溯雅声音和万溯雅支持者欢呼声,东方媛微微侧头,目光停留在安静地在众人欢呼声中退场万溯雅。
      纵使,一个流着妓女血液王子,但自诞生起,就比自己尤其现在自己来说,高贵了无数倍吧。
      有许多靠山可以依赖,而自己只有自己了呢。
      自己一个人啊……周一圣光高等中学,因为皇室继承人事而格外热闹。不过比起外界对万溯雅关注,来自名门望族学生则对学园内势力分布更感兴趣,而们态度也间接代表其家族在继承人问题上态度。
      当然,们讨论不包括东方媛这种平民,甚至会有人带着嘲讽口吻催赶东方媛进度。
      “东方媛,那个鬼屋搭多少了,快点!不要拖累们!”
      “不要为难她,像她这种人,对她有信心,因为她晚上出来就很像鬼了,丑得像鬼!”
      …………这些声音和万溯雅否能抢到王位讨论声夹杂在一起,分外刺耳,可却没有半句刺痛到东方媛麻木心。
      她呆呆地注视着鬼屋制作清单,那她在白草帮助下制作完成。
      白草……在那一晚朦朦胧胧之中,她就已经明白了白草对自己所做事多麽不可原谅。然而──东方媛出神引起了准备挑刺同学不满。
      “喂,们在跟说话呢,以为谁啊!”
      有人开始朝东方媛怒吼。
      “没想到们对鬼屋很有兴趣~要不然们也帮东方媛,这样才有同学爱嘛~”一声悦耳声音,紧随怒吼声之後,唤醒了东方媛神志。
      原来晚来学校几个小时徐美蕾。
      美蕾眨着眼,友好地望向那些来找茬同学。
      不知为什麽,美蕾笑容好像有着恐怖杀伤力,那些学生悻悻地边说没有兴趣边离开,回到了自己座位上。
      “那个……”东方媛感激地看向美蕾,美蕾却带有惩罚性质地没有与她说话,而直接坐回座位,玩起了NDSL。
      她一定在生气对白草态度吧。
      美蕾行为明显地告诉了东方媛,东方媛回想起以前事。美蕾虽然有时会过分,但不会真正地伤害自己。
      究竟在干什麽啊!
      内心懊悔纠结着东方媛,写着鬼屋清单纸几乎被她揉成了团。
      不能哭!
      东方媛告诫着自己,她清楚地明白一旦自己显示出弱点,这个学园里就会有无数人发出攻击,直到自己满身伤痕地退学。
      “东方媛,要去校会报道班学园祭进度,也跟来吧。”下午时候,美蕾突然放下手中游戏机,甜甜地对东方媛说道。
      东方媛应了声,拿起鬼屋资料夹跟在了美蕾身後。走了一会,她发现她们前行地方越来越偏僻。
      “美蕾……这好像不校会方向。”犹豫了很长时间,东方媛才鼓起勇气问道。
      一直走在她前面美蕾终於停下了脚步,在偏僻地方,转过头,正视东方媛。
      她笑容很灿烂,然而一开口就将东方媛带入了地狱般过去:“上个星期,有几个男人睡过了?”
      直截了当问话,很有美蕾风格。
      “……”东方媛一下子愣住了,因为此时美蕾尽管仍旧露初像蜂蜜般可爱笑容,但眼神里却满满愤怒。
      “一个。”心中有一百万个不想提到那个人,东方媛还老实地回答了。
      这回轮到美蕾愣住了,她眼中怒火少了些,平添了一份不可思议:“真只有一个?”
      这个事情,干吗还要重复问?东方媛脸微微有些发红,点了点头。
      “那还好一些。”美蕾长呼出一口气,“这样可以稍微减轻一些将来对白草报复。”
      “报复?”
      美蕾耐心地解释道:“可们蔷薇一员,白草竟然对出手,们蔷薇肯定要报复了呀~她这一次专门地针对蔷薇而做。事後,她有对说什麽吗?”
      “事後?”
      “对,事後!”美蕾前进一步,近距离地问东方媛。
      “她事後没有对说什麽,今天一整天也没有见到她……”
      “哎?”美蕾皱起了眉头,这个事情怎麽越来越不像白草平日作风。
      “难道和那个男人发生关系之後,她没有出现,让加入骑士那一方吗?”美蕾不死心地再次问道。
      东方媛摇了摇头,她印象中只有她醒来後被那个男人威胁,可做别人奴隶事绝对不能告诉美蕾,实在太难以启齿了。
      “好奇怪。”美蕾嘟囔了一声。
      不过从美蕾问话中,东方媛恍然间意识到了一件事:“美蕾,不一早就知道白草要对做事?白草,她骑士人?”
      “当然啦!”美蕾笑眯眯地露出虎牙,“可,听不进去话啦~”
      美蕾伸出了手,轻轻抚摸东方媛脸颊,“现在明白了?”
      东方媛一下子沈默了。
      她现在才彻底地明白,不过,一切都已经迟了。
      “们会报复,骑士所赐予们悲痛,将会以蔷薇最锋利刺回敬给们。这才蔷薇最终生存在这个学园意义。这上一届蔷薇之主告诉。”
      以仇恨为生血色蔷薇。
      美蕾继续笑着,那一种强烈来自心底深处怨恨笑容。
      东方媛一下子觉得恐怖了,她退後一步,躲开了美蕾手。
      “不……”她拒绝了。
      从她心底上升了一个声音,告诉她,这种长久以往恨会毁灭所有人。
      “……不……美蕾……”
      东方媛心底声音,告诉她:
      这个学园已经被扭曲得太多了。
      大家都在为着莫名目标,而互相地伤害着。
      无以复加报复,只会让这个学园越发黑暗。
      “东方媛?”美蕾不敢相信眼前少女竟然会拒绝。
      “美蕾,”东方媛紧张得几乎听得到自己心跳,“从那一夜起,已经感受到这个学园已经怎样地方。所以,不想用蔷薇方式来报复骑士们。一定,有一个比报复更好方法,可以让这里恢复正常。”
      美蕾笑容凝固在脸上,她实在想不通,被侵犯了东方媛反应为什麽与其人截然不同。以前那些少女,无一不泪流满面地拜托自己去报复骑士,或者有些人抵挡不住骑士那一方威逼利诱,投奔到骑士那一方,整天沈迷於淫欲之中。
      以往她会不停地赤裸裸地告诉少女们,骑士那一方会使用手段,但发现根本无效後,她看着悲剧一个一个地发生,几乎快要麻木了。
      骑士啊!那个可恶人和卑劣手下!
      然而现在她却从东方媛灼灼眼神中感受到了另外一种感情,好像可以燃烧所有人情感。
      也许……也许……美蕾给予了东方媛一个温暖拥抱:“那,好吧。作为蔷薇一员,会支持。”
      既然如此,既然曾经放过手,让她被人侵犯过,那麽不如这一次继续地放手,看看这个女孩会在这个学园里如何生存下去吧。
      媛,真与这里格格不入呢。善良呢,还单纯一个超级大傻瓜?
      ──想到这里美蕾,放开了东方媛。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dubivod@gmail.com